三响箭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2 09:23

  清朝末年,天下大乱,盗贼四起。保定城的李富户家就常常被盗贼光顾,损失了不少资财。李富户就把两个儿子都送到了师傅家,学些武艺。大儿子生性愚钝,不久就被送了回来,倒是他的小儿子李春盛,脑子活络,身手敏捷,颇得师傅赏识,留下来教授。
  
  师傅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长臂螳螂张新龙,武功了得,再加上李富户又舍得花钱,张新龙就把满身的武艺都悉数传授给了李春盛。没几年的工夫,李春盛就已学有所成,在师兄弟中罕逢敌手了。李富户看他年岁不小了,给他定下一门亲事,捎过话来,让他早些回家完婚。
  
  李春盛去向师傅道别,张新龙领着他来到后堂,让他对着祖师像跪下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严肃地问他:“师傅教给你的武功,你可保证用在正途吗?”李春盛忙道:“那是自然。”张新龙点了点头,这才说:“那我就教给你本派的绝招—三响箭。”李春盛不禁喜出望外,忙着又给张新龙叩了两个头,以谢师傅传授之恩。
  
  李春盛回到家里,没过几天就成了亲。新娘子乃是一个美人,李春盛一见她就喜欢得不得了,两个人恩爱异常。这天晚上,两个人又早早熄了灯,正在一起恩爱,忽然听到外面一声呼哨,李春盛忙着爬起身来,从身前抄起家伙,冲出门去。却见院子里已多了几条黑影,手里都拿着刀枪,却不是小毛贼,而是九扣山上的土匪。
  
  李春盛自恃身负武功,也不多言,冲进匪群中就是一通打杀。那伙儿土匪顿时惨叫连连。忽听得匪群中一声大喝:“围住他,车轮战!”
  
  那些土匪即刻遵令而行,退守成了一个包围圈儿,把李春盛围在中间。李春盛往哪边打,哪边的土匪就后退,后面的土匪就来偷袭,李春盛疲于应付,不一会儿的工夫就给累得筋疲力尽了。那匪首又是一声喝,土匪们一拥而上,把他捆了起来。那匪首一声呼哨,土匪们扛起李春盛就往外跑。
  
  李春盛被土匪们带回了山上,那匪首亲自劝说他入伙,李春盛严词拒绝。匪首只是笑笑,就退了出去。李春盛自是疲累,靠到椅子上就睡着了。蒙中,觉得新娘子来到他身边,一边轻轻地抚摸他,一边轻言宽慰。他睁眼一看,眼前正有一个年轻女人轻轻地抚摸着他,不是他的新娘子,却比他的新娘子还要漂亮,他不觉心里一动,就假装不知道,还任女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女人却觉到他醒了,她轻轻一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接着又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哥哥看你是个人才,才不肯杀你。你若一意孤行,惹他生气了,一刀就把你咔嚓了。到那时候,你还怎么后悔?人生只有一次,你还是想开些,跟我快快活活过日子吧。”一听说能跟这个漂亮女人一起过快活日子,李春盛就动了心,点头答应了。
  
  那匪首就举办了仪式,欢迎李春盛入伙,还把妹妹嫁给了他。李春盛温香软玉抱满怀,心里那叫一个乐,真是乐不思蜀了。
  
  九扣山有一个有智谋的匪首,又添了一个武艺超群的李春盛,一时间声名鹊起,四处出击,无往不利。但他们也成了官府的眼中钉。官府派出几拨人马进山剿匪,都没成功,那保定知府亲自去了一趟京城,请回了京城四大名捕之首的平一赛。平一赛挑选人马,亲自上山剿匪。
  
  那匪首听说平一赛亲自出马了,很是恐慌,即刻做了精心安排。他命李春盛看护好山寨,不要放任何陌生人进来,他则带着一队人马在山中巡逻。
  
  晚上,外出巡逻的人回来了,却不是一队人马,而是两个土匪,他们拖着匪首的尸体。李春盛忙问他们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土匪说,他们巡逻的时候遇到了捕快们的埋伏,匪首带着他们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匪首一声呼哨,让大家快走。这时,一个人上前拦住了他们,从腰间掣出了三支箭,径直向匪首射来。匪首躲过了两支,却再也躲不过第三支,被射死了。那人得意地“哈哈”大笑,带着捕快们走了。他们慌忙抬了匪首的尸体,赶紧回来报信了。
  
  李春盛听了,不觉大为惊骇,忙问:“那人怎样射出了三支箭?”
  
  那个小土匪忙说,那个人动作实在是太快,一眨眼的工夫,就连着射出了三支箭。他们只听到三声箭响,都没有看到箭支,匪首就已经中箭摔下马来。
  
  李春盛忙来到匪首的尸首旁,果然看到一支箭正中眉心,不由激灵打了个冷战。他已然断定,同门的师兄到了。师门绝技三响箭,并不是要射出三支箭,而是一支箭在射出时会发出三声箭镞发射之声,外行人一听,必然躲避,但躲过了一躲过了二,却不见箭镞射过来,必然回头观看,这时箭镞射到,必死无疑。
  
  土匪们一齐跪倒,恳求道:“大当家的归天了,山寨不能一日无主,还望二当家的承继衣钵,带着我们闯过难关。”李春盛忙道:“咱们同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一定会带着大伙儿闯过眼下的难关。”土匪们齐齐地磕头谢了。李春盛把眼下的事情一一安排妥当。
  
  这天夜里,待得山寨里都静了下来,李春盛就带着化装成男匪的女人悄然起身,卷起了金银细软,来到马厩,牵了两匹马出来,到了寨门处,跟守寨的土匪说他要出去探探,那土匪就把门打开了。两个人出了匪寨,一路狂奔。
  
  李春盛做过土匪,怕匪寨被破之后土匪们会供出他来,不敢回家,两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镇子上,开了一家小饭馆。饭馆生意冷清,但这只是个遮人耳目的幌子,两个人仍是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但两个人坐吃山空,没过两年,资财尽皆花去,女人又生了一个孩子,花销更大,李春盛长吁短叹,想不出个主意。女人把他叫到一旁,问他:“你有啥赚钱的能耐?”
  
  李春盛两手一摊:“我除了这身武艺,啥都不会呀!”
  
  女人撇撇嘴说:“有这身武艺,那就够了。”她跟李春盛说,劫道掠财,那是最省事的营生。只要干得利落,官府也擒不到。她早已看好了,县城东门外的官道,那是商贾常行之路,路旁有一大片树林,最好隐身,也最容易逃脱。李春盛拿出仅剩的一点积蓄,到市上买了一匹快马,又磨好了家什,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就到东门外去动手了。
  
  李春盛武艺既高,脑子又灵光,这劫掠之事就做得顺风顺水。家里资财渐丰,他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这天,他又来到树林中埋伏,偷偷往外逡着。到得晌午时分,却见两个富商模样的人牵着骡马缓缓而来。他暗自一笑,悄悄摸出块黑帕子来蒙了脸,跨上马去。那两个富商走得又累又热,见了这片树林,也就牵着骡马过来,坐到树阴下乘凉,还有一个钻进树丛里去放水。李春盛策马出来,跑到那两匹骡马前,也不说话,用刀头削下了褡裢,另一手接在手里,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