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士李越寻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2 09:23

  在河南、河北两省的边界,有一条河,名叫漳河。漳河南岸,有个绿树环抱的小村庄,人们叫它紫庄。它原属魏县,清代属河北大名县。
  
  清代乾隆年间,紫庄出了一位侠士李越寻。李越寻少年时读过书,是县里的秀才,很想继续考取功名。可是,由于家境贫寒,到了壮年,李越寻不得不放弃科举应试,留在乡里给人做工为生。这时候,他经常参与乡村的大小事情,以仗义直言、锄强扶弱的侠义行为,受到乡里百姓的信赖。连县里也知道了他的大名。
  
  李越寻平时无事时,爱在村里四处转转。看谁家有什么活干,有什么要帮忙的,有什么危难,他总是很热情地去出力出主意。他常常穿一件齐到腰骨的短袄。佩着两把短刀,再加上人长得壮实,看上去煞是威风,别人都不敢惹他。
  
  紫庄有个寡妇,抚养着一个孩子,一直不肯改嫁。她的小叔子贪图她占用的那两间草房和几分薄地,就和内黄县(在河南北部、卫河上游,清属河南彰德府)人侯六偷偷地串通一气,竟把她给卖了。
  
  这侯六是个老光棍,急不可待地派轿子来紫庄迎接寡妇。寡妇到这时还被蒙在鼓里。她的小叔子叫侯六的人躲藏在旁边的古祠堂中,自己去哄骗寡嫂出来。寡妇不知是计,便出了家门。刚走几步,十几个大汉突然从祠堂里窜出来,直奔她这边而来。
  
  寡妇猛吃一惊,情知不妙,折身就往回跑。可是,家门已被小叔子关上了。眨眼间,十几个大汉闯到寡妇跟前,不由分说地架着她,硬把她塞进了轿子,抬起来就跑了。
  
  寡妇的儿子在家里听到外面的吵嚷声中夹着母亲的呼叫,赶紧出来相救,但已经晚了。他自己哭哭啼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着急之中,想起了壮士李越寻,便一路小跑到李越寻家。
  
  那天,李越寻刚好在家里干点杂务。猛然,家门被撞开,跌跌撞撞扑进一个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李越寻睁大眼睛一看,见是村头寡妇家的孩子,满脸焦急之色,气喘吁吁,说话带着哭腔,一个劲地恳求:“李大哥,快去救救我娘吧。她被几个男人抢走了!”
  
  李越寻赶紧询问孩子,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小孩这才把原委讲了一遍,继续恳求他救人。李越寻开始有点为难,因为他认为寡妇已被抢走,而那侯六又是个胆大妄为的无赖,匆忙之间恐怕不容易将寡妇夺回来。
  
  寡妇的儿子得不到回答,硬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哭得越来越伤心。李越寻终于被打动了,站起来把桌子一拍,慷慨地说:“救你母亲,确实是我的责任!我马上就去!不将你母亲夺回来,我就不活着回乡!”
  
  说完,叫小孩起来,自己出去招呼一些朋友和徒弟们。很快,家门口聚集了二十多个人,李越寻站在台阶上,大声对他们讲:“我李越寻向来以行侠仗义闻名乡村,而今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走我们村里的妇女。我要是不能救她回来,还讲什么侠义!”
  
  徒弟中有人说:“这事我们先报告官府不行吗?”
  
  李越寻斩钉截铁地说:“那不行!报告官府,哼!那些官吏都是些卑劣的小人,只知道收受贿赂,根本不管天理良心!再说,这事又隔着省份,以公文引渡也要个把月时间。
  
  如果那侯六被逼得急了,抢先举行婚礼,我们又何必接她回来。不如趁早把她抢回来。
  
  万一夺不回寡妇,就把侯六绑来,这样也可保全妇人的节操了。”
  
  徒弟们听了都说:“好,我们就听你的,快动手吧。”
  
  于是,李越寻当即挑选了二十七个精壮后生,个个带着兵器,一路追逐那伙抢寡妇的人去了。
  
  侯六住在内黄县北的甘固村,离紫庄有二十里路。李越寻他们赶到那里时,天色已晚。侯六家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似乎在大摆酒席迎亲。
  
  李越寻看着这情形,怒不可遏。他带着几个徒弟,手执刀棍之类,推开院门径直闯到厅堂上。厅堂里挤满了贺喜的客人,正在有说有笑地互相敬酒,突然看见李越寻等几个人带刀闯了进来,都大吃一惊。胆小的动也不敢动,胆大的想要抵抗,却因事出意外,身边连一把短刀都没有。
  
  李越寻怒目圆睁,大声呵叱着。客人们吓得纷纷退避,你挤我撞,互相践踏,乱作一团。那些想寻找武器抵抗的,匆忙之间又无处可寻,急得在那里哇哇大叫。
  
  可是,主人侯六却不在这堆人里。李越寻不理会众人的慌乱,抓住时机快步直奔新房。到了新房,侯六和寡妇都查无踪影。原来,侯六刚才已经趁乱将寡妇藏进了一间草屋,这会儿正在后厅里呼喊众人合力迎敌。李越寻听见他的喊声,迅速转到后厅。没等侯六聚众反抗,李越寻已经用左手牢牢地扣住了他的手腕,右手抽出腰际的佩刀搁在他脖子上,厉声喝道:“你这大胆的狂徒,难道没有听说过紫庄有个李越寻吗?你怎么敢跑到我们村里去抢夺妇女?而今那寡妇在哪里?”
  
  侯六抵赖说:“已经逃跑了。”
  
  李越寻知道他在撒谎,不禁大怒,叫徒弟们把他捆起来,反绑双手。刚把侯六捆好,就听见外面有一阵呐喊声。紧接着,村里的一伙子少年,拿着刀枪棍棒冲进门来,说要与“暴徒”决一死战。
  
  李越寻毫无惧色,立即叫二十七个徒弟围成圆圈,各自手执兵器面向外站立,而自己站在圈中央。他把刀架在侯六的脖子上,大声呼喊道:“我李越寻这次前来救人,是不想活着回去的。有不怕死的就上来!侯六先给你们做个榜样。”
  
  说着,他举起佩刀,像要砍侯六的脑袋。那伙少年见了,个个害怕得冷汗直冒,谁也不敢上前,推搡了半天,一个个从门口溜走了。
  
  李越寻冷笑两声,又喝问侯六:“快说,寡妇在哪里?”
  
  侯六白眼一翻,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不肯把实情说出来。李越寻愤怒之至,拖着侯六就往外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隐隐传来妇人的哭声。
  
  李越寻即刻叫几个徒弟在院子里四下搜寻,不一会,把那寡妇从草房里找出来。寡妇一天内经过几次惊吓,脸色难看,手脚哆嗦,连路也走不稳了。
  
  几个徒弟在村里找了头驴,让寡妇骑着。李越寻叫二十七个徒弟走在前面,保护着寡妇回紫庄,自己提着刀押着侯六跟随在后面。侯六村里的人没有人敢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