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亲情照亮乡村少年最后的人生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32

  1998年11月一个平常的日子,深圳龙岗某公司的业务员吴芳(经本文女主人公要求,已隐去其真名)收到从家乡湖南打来的传呼。

  她赶紧复机,电话那端传来大弟惊慌的声音:“姐,小弟脚上长了一个疮,快好时头上又冒出来一个,现在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

  “皮包骨”这三个字像一声炸雷,让吴芳花容失色。她怎么也不肯相信,正值花季、刚刚上高一的弟弟会突染如此恶疾。她慌乱地收拾点衣裳,跟单位领导请了假,第二天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24年前,吴芳生于湖南新化县一个农户人家。她的父亲饮酒无度。从吴芳懂事开始,她就没有感受过父爱。

  吴芳至今仍记得,在她6岁那年,父亲为了抢夺她手里的一角钱去买酒,用棍子打得她满头是包。对此,体弱多病的母亲只能逆来顺受,以泪洗面。吴芳有两个弟弟,而小弟计国因聪慧、懂事而特别受她的喜爱。由于父亲挣了钱只知道喝酒、打麻将,全家人的生活费和姐弟三人的学费全靠母亲一人支撑。

  看着母亲拖着孱弱的身子挑着蔬菜步行二三十里的山路到城里去卖,懂事的吴芳和弟弟计国常常去野地里挖野菜,以换点钱充当学费减轻母亲的负担。姐弟俩的成绩都很优异,两人互相鼓励:一定要考上大学!

  1995年吴芳高中毕业了,却没能如愿考上大学。她不甘心就这样屈服于命运,可这样的家境又怎能允许她复读呢?

  这年9月1日,当村里的孩子们都背着书包高高兴兴走向学校时,19岁的吴芳跟着堂哥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家,遥望迢迢打工路,她感到前途一片空茫,但抱着前来送她的计国,她还是强忍悲泪说:“计国,好好学习啊!姐就是再苦再累也要供你上大学!”

  吴芳来广东后,做过流水线工人,做过收银员、人才市场咨询员,甚至做过传销。她省吃俭用,每月给家中寄上500元或800元钱,用于供两个弟弟上学及给家中经济上一些帮助。她给小弟的每封信的结尾都是祝他“身体健康、学习进步”。

  1998年9月,小弟顺利地考上高中,吴芳听到消息后十分高兴,她对小弟寄予的希望更大了,她也更加省吃俭用了。如今,小弟突患恶疾的消息,一下子让她感到浑身冰凉!父亲嗜酒如命,一毛不拔,母亲身单力薄,小弟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呢?

  吴芳忧心如焚地赶回湖南偏僻乡村的家中,终于看到了让她牵肠挂肚的小弟。原来,从10月份开始,小弟的左脚中趾长了一个疮,肿得很大,流血流脓走不了路。要强的小弟一边硬撑着上学,一边上镇医院打针,快要好时,头上又长了出了一个疮。

  母亲找来一个乡村医生给小弟诊治,乡村医生给小弟开了一些西药。等吴芳回到家中时,家里已欠下1000多元医药费了。而嗜酒如命的父亲,在儿子生病期间,一日三餐都以酒当饭,对儿子的病情不闻不问。

  吴芳的出现,给愁云笼罩的吴家母子脸上带来一线亮色。看着头上贴着药膏、因她的到来而苍白的脸上现出生气的小弟,吴芳心痛如刀绞,她从包里拿出仅有的五六千元积蓄交到母亲手里。

  吴芳的归来并没能驱走病魔。几天后,小弟因感冒又引发伤口流脓,高烧至40度,呼吸也相当困难。西药、中药、草药都用过,都不见效。吴芳和家人惊恐万分,母亲在乡人的议论下和大弟去了离家20多里路的一个山村请求神仙帮助。

  吴芳不信迷信,她在堂哥和他一个司机朋友的帮助下,连夜将小弟送往离家30多公里的梅城镇医院。

  经过两个晚上一个白天的抢救,计国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高烧到41.5度。

  小弟在半昏迷中不止一次拉住吴芳的手,用非常艰难的声音说:“姐姐,我不想死,我要去读书,快叫医生来救救我……”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医生诊断,计国患的只是严重的扁桃体发炎,头部的疮也无大碍。在医生的治疗和吴芳精心护理下,计国的病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吴芳担心小弟头部的疮肿会给他留下后遗症,便请求医生给他做了CT。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吴芳和小弟欣喜若狂,如遇大赦。

  在医院治疗了半个多月,吴计国出院了。不过,医生留下医嘱:半年内病人不能感冒,伙食须清淡,许多东西不能吃,如鸡、鸭、鱼、牛肉、辣椒……

  此时吴芳早已超出了所请的假期,她心里很矛盾:继续照顾小弟,出门打工的人,身不由己;回深圳上班,乡村缺医少药,家中条件不好,而父亲又是如此令人心寒;她更不放心小弟去学校上学,学校是集体伙食,该戒口的不能戒,小弟尚未痊愈,若再犯病将不堪设想。吴芳心中萌生一个大胆的念头:带小弟去深圳!

  当吴芳对小弟讲了自己的想法后,小弟十分犹豫。吴芳知道,小弟舍不得放弃学业、更不想留级。

  吴芳耐心地劝说小弟:“学习固然重要,但身体才是本钱呀!去我那里条件比家里好,而且我可以帮你自学!”

  吴芳的母亲则老泪纵横,她舍不得儿子,她更为打工的女儿勇敢地替全家人挑起重担而心痛啊!

  1998年12月12日,吴芳带着不到17岁的小弟,带着母亲和亲人的重托,回到了她在深圳龙岗的出租屋。

  然而,由于一路奔波,加上没有定期打针吃药,计国刚到姐姐的住处,伤口又开始化脓,身上又发起高烧。吴芳赶紧将小弟送往医院。她知道小弟的病用先锋霉素最有效,便请求医生用此药。

  医生看她是一个外地打工妹,就说:“先锋霉素很贵。”吴芳语气坚决:“钱买不到人!”

  当医生得知这个打工妹是为了减轻家中的负担、为了照顾生病的弟弟而带弟弟来龙岗打工时,医生被感动了。

  吴芳每天陪弟弟去医院打针。在饮食上,她遵照医生的叮嘱,给弟弟做最可口的饭菜。几天后,计国的病情好转了,但那可怕的伤口总是不能愈合。而此时吴芳因弟弟生病而业务量大减,她的经济开始出现危机。由于在医院打吊针太贵,吴芳就带着弟弟到一个朋友开的门诊部去打吊针,朋友只收药费,免去了其他费用,这让吴芳十分感激……

  吴芳带着小弟多方奔波、求治,终于感动了上苍,半个月之后,小弟头上的伤口终于愈合了。吴芳高兴得抱着弟弟流下了眼泪……吴芳发誓要拼命工作,多赚钱来照顾好弟弟。她知道弟弟的病时好时犯,不知何时病魔又会卷土重来,所以她必须多攒一点钱以备不时之需。

  那天,吴芳做好早饭,又安排好小弟的午饭,才千叮咛万嘱咐地上班去了。

  说心里话,吴芳实在放心不下小弟。她人在外面,心却在家里,眼前晃动的全是小弟的影子。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当她奔波一天后火急火燎地推开出租屋的门时,迎接她的竟是香喷喷的饭菜和笑盈盈的问候:“姐,辛苦了!”

  好强、懂事的小弟,不仅为姐姐做好了晚饭,还把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就连姐姐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洗得干干净净!吴芳鼻子一酸,两行热泪禁不住流下。她为有这样一个心疼自己的弟弟而欣慰……小弟的自强,使吴芳可以安心地去工作了。

  1999年1月8日,是吴计国17岁的生日。经济拮据的吴芳送小弟一个生日卡后,请小弟去饭店吃了一顿饭。懂事的小弟怪姐姐太奢侈了。他在日记里写道:

  “我真不愿意去吃那一顿不实惠的火锅饭……”有时姐弟俩去逛街,吴芳发现弟弟喜爱某样东西,她要帮他买下来,小弟却赶紧走开,说“我只是看看”。

  吴计国长这么大,从未出过远门,面对高楼大厦的特区,他对什么都感到好奇。但由于初来龙岗时忙于治病及后来吴芳为生计奔忙,吴芳基本上没带小弟去哪里玩。她想,农村孩子来一次深圳不容易,自己太对不起小弟了。

  当她向小弟表示自己的歉疚时,小弟却懂事地说:“姐姐打工挣钱供我读书,给我治病,哪有时间陪我去玩啊!”吴芳听后内心一阵酸涩。

  腊月二十八,吴芳的公司放假了。吴芳打算带小弟弟出去好好玩一下。小弟听后高兴地蹦了起来。

  善为姐姐经济着想的吴计国说:“姐姐,就带我去海边吹吹风吧!”吴芳知道,去看看大海一直是从未看过大海的小弟的一个心愿。

  那天,吴芳带着小弟在“金海滩”度假村旁的一个海滩玩了很久。看着屡经病魔折磨的小弟在海水里雀跃的样子,吴芳心里十分欣慰,小弟快乐就是她的快乐啊!

  1999年春节,吴计国在姐姐的出租屋里度过了生命中最难忘的一个春节。这个春节虽然是在远离家乡的出租屋里过的,但却因拥有姐姐的呵护而充满温馨。

  春节期间,虽然他由于感冒而引发旧病,但在姐姐的照料下,他很快又有惊无险地康复了。他哪里知道,善良的姐姐,在照料他的时候,竟独自忍受着失恋的痛苦——就在情人节的晚上,吴芳和相恋近3年的男友分手了。而她怕弟弟为自己难过,竟然强作欢颜!

  不知不觉,吴计国在姐姐这里度过了2个多月的时光。他想念课堂,想念久违的书包和课本。当初来龙岗前姐姐说要帮他自学,但来龙岗后,姐姐一直为他治病和生计而奔忙,他哪里忍心让姐姐再为自己多操劳呢?但他渴望读书,他还要考大学,这是他和姐姐共同的心愿啊!

  这个愿望即使在他被病魔折磨得奄奄一息时也未曾动摇过。如今,他已从病魔爪中被姐姐拯救出来,他觉得只有自己努力学习,才能对得起姐姐对自己的一片关怀!

  在他的多次央求下,正月十三,吴芳含泪将小弟送上了回乡的客车。客车开动之际,姐弟俩抱头痛哭,难舍难离。吴计国动情地说:“姐姐,我在深圳这2个多月,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送别小弟,吴芳顿觉小小的出租屋空落了许多。一连几日,她心神不定、寝食难安,她心里惦记着小弟是否平安,她在等待着,小弟在遥远的家乡中学打来电话——“姐,我又上学啦!”

  然而,几天后,吴芳等来的却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小弟住院了!大弟在电话中用从未有过的哀伤的声音对吴芳说:“姐,该怎么办啊?他才回家两天,就把他送到医院,今天病情严重了,又在输氧……”

  吴芳顿觉浑身瘫软,她怎么也没想到,似乎刚才还在眼前生气勃勃的小弟现在竟会在医院里……

  第三天,风尘仆仆的吴芳跌跌撞撞地赶到家门口,她多么希望迎接她的是小甜甜的问候啊!然而,她家厅中摆放的一具棺材和棺材前摆放的小弟的照片粉碎了她的希望,她一下子昏倒在棺材前……

  吴芳醒来后,大弟告诉她,小弟住院第一天时,叮嘱他千万别告诉姐姐,他怕姐姐为自己担心,直到第二天病情严重时,他才让家人给姐姐打电话。

  在弥留之际,小弟一直向病房门口张望,他是在盼望远方的姐姐啊!就在吴芳得知小弟住院消息的当天,计国闭上了双眼……

  一个热爱生命、热爱学习的花季少年就这样夭折了,学校的师生们失声痛哭;一个聪慧、懂事的好儿子就这样死去了,吴计国的母亲几度昏厥……

  痛不欲生的吴芳擦干眼泪,心想: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困为小弟还有两个心愿没有完成啊!一是小弟孜孜以求的大学梦,二是孝顺的小弟一直渴望将来能让劳苦半生的母亲过上好日子……而现在,作为姐姐,她决心替心爱的小弟完成两个心愿,这是对已去的小弟最好的安慰!

  1999年3月6日,吴芳搀扶着体弱多病的母亲踏上了去深圳龙岗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