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来的姐姐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32

  在我6岁那年,父亲把你从外婆家接回来,并命令我和哥哥:“以后你们叫她姐姐。”

  对于家里突然多出你这个姐姐,我显得很不习惯。你吃我的糖果,玩我的玩具,甚至在母亲给我买新衣服的时候,你也扯着母亲的衣角吵闹着要买。

  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跟我一起去上学,不喜欢同学们说你是我姐姐。每当我无故地排斥你,与你争吵,母亲总是责骂你,我便在一旁幸灾乐祸。

  那一年,院子里的小伙伴们都有了迷你四驱车,看着他们玩得很开心的样子,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一台。

  我渴望的眼神遭到了伙伴们的嘲笑,他们拿着四驱车在我身边炫耀,我一边哭,一边往家走,被站在一旁的你看见后,我更加伤心起来。我知道,你一定也在幸灾乐祸。

  第二天放学回家时,你却把我叫住,并从书包里拿出一叠零钱递给我,让我拿去买四驱车。那些钱不多不少,刚好够买一台。你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要我与你共同保守这个秘密。

  我点了点头。买到四驱车的那天,我好不得意,仿佛找回了一切尊严,我的四驱车又新又酷,同伴们都争着抢着要和我一起玩。

  但就在当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父亲一下班,就把全家人召集到一起“开会”。他一副气呼呼的样子,问谁拿走了他钱包里的22元钱。虽然我知道不是我,但我们姐弟三人都面面相觑。

  “好,你们都不承认?那就一起受罚!”父亲说着就站起身来要去找木条,这时你却站了出来,并说那钱是你拿的。

  父亲问你拿去干什么了,你却没有吭声,只是哇哇地哭了起来。你被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顿,我躺在床上,都还能听见你的哭喊声。

  我心有愧疚,如果不是我要买四驱车,你就不会挨打。我开始喊你“姐姐”了,还问你被父亲打得痛不痛,你笑着说一点也不痛,还高高兴兴地带我去买冰棍吃。

  2003年高考的前一天,你生病了,发着高烧,考试一塌糊涂,你落榜了。

  家人都希望你去复读,你却说不想读书,要去打工赚钱。我知道,你并非不想读书,你成绩多好啊,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拿奖学金,你只不过是想减轻家里的负担。

  七月一个下雨的晚上,你随村里打工的人走了,我记得那刻你的眼圈通红,并叫我好好学习,多帮父母分担家务……以后,家里每个月都会收到你寄来的钱,村里的人都羡慕父母,有你这样孝顺的女儿。

  你总来信说你过得很好,但2004年春节回家时,只不过一年未见,我们就看到了一个憔悴消瘦的你。20岁出头的你该正值美好年华,脸上却尽是30多岁女人的沧桑。

  面对我们的担忧,你笑着说是回家的路途太远,累了。我们都信了,因为你是个不会说谎的孩子。

  但你终究骗了我们。2005年的一天,你厂里的领导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你病了,脑瘤,晚期。我们搭了几天几夜的车才把你从打工的城市接回老家。

  从你的厂友口中,我们才得知你过着一种怎样艰苦的打工生活。

  平日里舍不得吃穿,每天的伙食都是馒头和开水,一件新衣服也没有买过,厂友不穿的衣服都被你收下……所有的节省都是为了把更多的钱寄回家中。

  从你被接回来的那一刻,我们的泪水就没有断过,想着你现在的处境,你过去的艰难。你都是为了家,为了我这个弟弟能顺利完成学业,而我却唯有对你回报愧疚,我没有那么认真念书,没有为家人分担忧愁……

  就在那年,你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临走时,你拉着我的手,犹如你去打工的那晚,你千叮万嘱:波,好好读书,将来报答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