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个包子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最近,李家药铺的伙计们为一件事可是愁坏了。愁什么?愁大年初四就快到了!俗话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年初四掌柜的说官话。”

大年初四的晚上,做掌柜的会设宴款待伙计们,感谢伙计们一年的辛苦劳作。宴席上有酒有菜,吃完菜喝完酒之后要上包子。这时候掌柜的就要起身举杯祝贺,向大家道一声“辛苦”,这就是“官话”。

讲完官话包子端上来,如果掌柜的没有起身,那就是皆大欢喜。如果掌柜的起身,亲自夹一个包子,包子放在谁碗里,就暗示着谁被辞退了,被辞退的伙计在饭后就要自觉地收拾行李离开,因此,这又叫吃“滚蛋包子”。你说,这等大事,伙计们能不愁嘛!

李家药铺的伙计一共有三个,一个叫钱珞,心思活络,是管账本的;一个叫孙印年,手脚伶俐,是称药材的;还有一个叫吴二圭,木讷老实,是接待客人的。李家药铺的掌柜李延年为人和善,慷慨大方,在街坊里都是有口皆碑的,因此生意特别红火。

在前几年大年初四的宴席上,李延年都是坐在头席上笑呵呵地吃包子,从来没有夹包子给过谁。但今年,伙计们已经听到了风声,说掌柜想要辞一个人。因此,这几天李家药铺的伙计们都是惴惴不安地做着自己的活儿,不时打量着掌柜的脸色,可李延年总是笑呵呵的,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伙计里面,钱珞最心虚,因为他移用了药铺里面的钱去赌博。虽然账已经做平了,看不出什么,他也已经将亏损的钱用自己的月钱填上了,但当初李延年再三叮嘱他,账本上一定不能有假账,也不能私自移用账上的钱,他曾经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辜负掌柜对他的信任。今年掌柜突然要辞退伙计,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做了假账?

钱珞在这边忐忑不安地想着自己假账的事情,他哪知道孙印年也是坐立不安。孙印年在李家药铺称量药材,有时候会偷偷克扣一点养生的药材留着给自己喝。按理说他自己买也并不是买不起,但孙印年就是这样爱占小便宜的一个人,有小便宜放在面前,如果不占的话他就浑身不舒坦。

而吴二圭这边却是一如平常的风平浪静。

就在钱珞跟孙印年的坐立不安中,大年初四还是到了。按惯例,宴席设在晚上,掌柜夫人要亲自下厨,李延年的夫人张氏从中午就开始在厨房忙碌。钱珞心里乱得很,实在算不清楚账,索性瞅了个空子跑到厨房里探探夫人的口风。

钱珞明知故问道:“夫人,在做菜呢?”

张氏回头看是钱珞,心里明白他是来探口风的,就回答:“对啊,一会儿要发面做包子了,晚上也不知道你们谁能吃到掌柜夹的包子。”

钱珞被噎到了,随便应付了两句,就灰溜溜地回到了前堂。

孙印年偷眼看到了钱珞一脸沮丧的表情,知道他去探夫人口风碰了壁,就老老实实地称量自己的药材,也不去另作他想了。

到了晚上,桌子上摆得满满当当,掌柜李延年依旧坐在头席上笑呵呵地喝酒吃菜,但钱珞跟孙印年怎么看怎么觉得李延年的笑容别有一种意味。这一餐饭,钱珞跟孙印年简直是味同嚼蜡,食不知味。吴二圭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将桌子上的鸡鸭鱼肉吃了个痛快。

酒过三巡,掌柜李延年不紧不慢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拍打了一下长衫,站了起来。伙计们见李延年站了起来,都连忙站起来举起酒杯。

“这一年,大家跟着我李某辛苦了。”李延年说完,把酒喝了个尽。

伙计们见状,也连忙把酒喝光了。等酒杯放回桌子上,张氏这边已经把满满一屉热气腾腾的包子端出来了。钱珞跟孙印年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腿都不由自主地开始打颤了。吴二圭坐在桌子边,面不改色一声不吭。

等包子在桌子上放好了,李延年伸出一双筷子,夹出一个包子,但他却不急着放下,慢慢地看了一圈伙计们,直到钱珞跟孙印年额头都快要冒汗了,他才把包子慢慢放在吴二圭面前的碗里。

吴二圭瞪大了眼,瞅着眼前的包子,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钱珞跟孙印年也是吃惊万分,吴二圭性格木讷老实,干活踏踏实实,而且他负责接待客人,也没有什么油水好捞啊!

吃惊归吃惊,“滚蛋包子”没有落到自己头上,他俩倒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吴二圭瞅瞅包子,又瞅瞅笑呵呵的李掌柜,脸涨得通红。他一仰脖子灌了一口酒,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坐下!”李延年发话了,“饭还没吃完呢,就想走?”

吴二圭梗着脖子,不说话也不坐下,一双大眼睛瞪着李延年。他什么亏心事都没干,凭什么走?

李延年语气舒缓了些:“不问问为什么吗?”

吴二圭哑着嗓子:“请掌柜的指教!”

李延年拢了拢袖子,意味深长地瞄了眼看热闹的钱珞跟孙印年:“你知道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吴二圭听了这话,一下子不说话了。

李延年站起来,慢慢踱到了钱珞跟孙印年背后:“你们在李家药铺时间也不短了,有些事,我不想说得太明白,但是,这也不代表我不知道,是吧?”

钱珞跟孙印年打了个激灵:“是,是是。”

李延年转过头去,拍了拍吴二圭的肩膀:“你心细,观察事情又细致,踏实能干。按理说,这个包子不应该给你。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做伙计跟做掌柜的差不多,遇到对于药铺不利的事情,就要去制止,不能心软。”

吴二圭听了李延年这番话,重重点了点头:“掌柜的对不起,我知道钱师傅跟孙师傅的事情,却没有及时制止他们,也没有告诉你。”

钱珞跟孙印年听了这话,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他们连忙站起来,跟掌柜赔不是:“掌柜的,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不敢了,您千万别辞退我们啊。”

李延年没有理他们,又对着吴二圭说:“你知道哪里错了,以后好好改正便是,但是包子已经给了你,就不能收回了,你不能再当这里的伙计了。”李延年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聘请你当李家药铺分店的掌柜,怎么样,还愿不愿意给我干活儿啊?”

吴二圭顿时喜出望外,赶忙说:“愿意愿意!我愿意!”

“你们两个嘛,就老老实实在这里继续做你们的伙计吧!”李延年对着钱珞跟孙印年说完之后,就回到座位坐下,夹了一个包子,乐呵呵地吃了起来。

原来,李延年早就觉得吴二圭是个好苗子,想要悉心培育。但吴二圭哪里都好,就是为人有些过于心软。李延年早已察觉了钱、孙两人占药铺便宜的事情,就借着大年初四这餐“滚蛋包子”,好好教育了一下这三人。

夫人做的包子可真香!这么想着,李延年又咬了一大口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