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总一号”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陈虎子这几天心情总不好。妻子张巧珍外出打工有两年多没有回来了,前几天她在电话中告诉陈虎子,说公司年底业务忙,而且老板又给自己加工资了,因此原打算辞工的计划改变了,她说要在外边多挣一年钱再辞工。

有关孤男寡女在外打工找情人的故事陈虎子听得太多了,虽说他相信妻子不会是那种很随便的人,但毕竟两地分居有两年多了,这万一要是在外边发生点什么事儿,那后悔可就来不及啦!思前想后,他拿定主意,将家庭的事情托付给自己的三嫂照料,之后便只身一人南下去寻妻。

在车站下车之后,陈虎子按照妻子平时汇款时留下的地址,一路打听着找到了那个工业区。他为什么没有打个电话让妻子出来接自己呢?陈虎子有他的想法,他要来个明察暗访、突然袭击。这明着说,是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实际上,他是想暗中观察妻子身边有没有其他男人。

陈虎子来到妻子上班的那个公司,门口值班室的保安以上班时间不允许客人探访为由,将陈虎子拒之门外了。耐心等到晚上6点钟,公司员工下班后,陈虎子躲在门外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仔细地观察着从公司走出来的每一位员工。

不一会儿,陈虎子就发现妻子张巧珍从这家办公楼上走下来了。看她的装束打扮还真像一个都市白领的样子,那模样看上去也好像比以前更漂亮、更年轻了。陈虎子一见好不激动,正准备走上前去叫她,突然,后面的楼上又走下来了一个男人,他走上前拉着张巧珍的手,二人一起有说有笑地出了大门。陈虎子只感觉眼前一黑,头都气晕了!果然不出所料,妻子在外边找情人了,怪不得她一推再推不想回家,原来是让外边的野汉子给勾搭上了!看二人那旁若无人、公开大胆的亲热劲,这关系,绝非一两个月的时间了!

更令陈虎子生气的是,二人从门口经过时,她还瞟了陈虎子一眼,不但没有说话,而且很快又别过脸去同那男的说话去了,仿佛根本就不认识他一样。也许,她连做梦也没有想到,陈虎子会在这个时间突然出现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吧!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陈虎子恶气陡生,他加快脚步,从后面“蹬蹬蹬”几步追上妻子张巧珍,大叫一声:“张巧珍,你给我站住!”

二人大惊,猝然回过头来。那男的紧护着女的,握紧拳头,怒目而视:“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陈虎子刚想说你问问她就知道我是谁了,突然,他话到口边又咽回去了。因为他通过近距离细看,猛地感觉这女子面孔有几分陌生,虽然和妻子模样很像,但她绝不是妻子张巧珍。

尴尬之余,他连忙认错赔不是:“真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二人见状,骂了他一句“神经病”,便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陈虎子抬手往自己脸上搧了一下:都是自己思妻心切,看见个女的就当成自己老婆了,差点没酿成大祸!

正自责间,突然从身边又匆匆走过一个年轻女子。抬头一瞥之间,见那单身女子正是张巧珍的身影,陈虎子赶紧走上前去,亲热地叫了一声:“巧珍!”

那女子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他,警惕地问道:“你找谁?”

陈虎子这才发现自己又认错人了,她根本就不是妻子张巧珍!除了她说话的声音有所区别以外,她的身材好像没有妻子那么高,那么苗条。

他慌了,连忙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请问一下,你知道张巧珍在这儿上班吗?”

那女子反问了一句:“你找张巧珍?请问你是她的什么人呢?”

陈虎子忙说自己是张巧珍的老乡,是受人之托来找她的。

那女子这才告诉他说张巧珍还在后面呢,让他在这儿先等着,一会儿她就过来了。最后,她又告诉陈虎子:“如果你不认识张巧珍,那就注意看每个人衣服上的牌号,那个穿‘总1号’服装的,就是她了!”

陈虎子这才看清,她身上那深蓝色的职业装上,在胸前的左上方处有一块像厂牌一样大小的红色标记,再仔细一看,她上面的标记是“总6号”。

这“总1号”又代表着什么呢?他没好意思再多问,只是退到路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过往的每一个年轻女员工。连续两次认错人,陈虎子将错误归到公司的统一着装上了,他想,这一样的衣服看起来虽然规范整齐,可就是容易混淆人们的视线,这些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子看起来简直都成一个模样了。

正瞅着,从后边并排走来四个年轻女子,而且那脸上的轮廓也是一模一样。如果说,那前两个女子看上去相貌只跟妻子大体有些相像的话,那这四个人看上去,活脱脱是孪生四姐妹!

陈虎子惊呆了,他下意识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想证实一下自己是不是因思妻心切而造成了视觉紊乱症,还是在做梦或者撞见鬼了!

正晕晕乎乎之间,突然见一女子先是好奇地望着自己,接着她离开同伴来到了陈虎子身边,并惊喜地叫了一声:“虎子!你是啥时候过来的呀?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呀?!”

陈虎子这才如梦方醒,他盯着妻子的脸看了又看,生怕自己再弄错了,再往她胸前的衣服上一看,上面果真有“总1号”的字样。他这才舒了一口气,连忙一把搂住妻子:“巧珍,你让我找得好苦哟!”

几个同事见状后忙过来问道:“‘总1号’,介绍一下嘛,这位帅哥究竟是你什么人啊?”

张巧珍红着脸说:“这还用问吗?肯定是自己的老公喽!”

陈虎子看了看妻子张巧珍,再望望站在面前的几位美女,他大惑不解地问道:“怎么这么巧呀?你们个个都跟咱媳妇长相一样,刚才,我已经认错两次人啦!”

众姐妹一听,都开心得大笑了起来。陈虎子问道:“笑什么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众姐妹这才说道:“我们老板呀,是个信相学的人。他说你媳妇长相好,天生的‘兴旺眉’、‘顺财鼻’、‘聚财口’,还说这样的长相能给公司带来好运。考虑到老板给的工资不低,张姐的长相又非常秀气,我们就答应将自己的容貌也整成了‘兴旺眉’、‘顺财鼻’、‘聚财口’了。”

陈虎子一听感到好笑,但随即又问道:“那这‘总1号’又是什么意思呢?”

张巧珍说道:“我们姐妹几个都在一个办公室,帮总经理做事,老板为了好辨认,就依次叫我们‘总1号’、‘总2号’……我来的时间长,当然就叫‘总1号’了。”

见身边那几个姐妹还在笑,陈虎子就说道:“笑,笑!我怕你们老公来了也跟我一样,找不着自己的媳妇了!”

那三姐妹却异口同声地说道:“才不会呢!他会提前打个电话,我们到车站去接他呀!”接着,有人又问了一句:“哎,你怎么就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呢?”

陈虎子脸一红:“我,我这也是想给媳妇一个惊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