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的证据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杜长生是一家镇办企业的推销员,经常往外地跑。这一年春季,杜长生去了一趟南方,因为事情办得很顺利,他提前十几天回来了,风尘仆仆地到了家门口,见院门“铁将军”把门。杜长生的妻子于秋霞是列车员,一般情况下,她跟车一天,休息一天。她不在家,说明今天她当班。

于秋霞在这个小镇上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当年她嫁给杜长生,伤了不少男士的心呢。杜长生和于秋霞结婚有五年了,两口子恩恩爱爱,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称得上美满幸福,很令人羡慕。

杜长生回到家,顾不上休息,便打扫起房间。他把扫帚伸进床下,扫出了一只“红塔山”牌空烟盒,接着又扫出一团卫生纸,卫生纸里包着的竟是一个用过的脏兮兮的安全套!杜长生的脑袋“嗡”的一响,全身的血直往头顶上涌。

杜长生抽烟,可他从不抽“红塔山”牌的;更要命的是,完全看得出来,这个安全套是最近几天用的。这意味着于秋霞趁他不在家,和别的男人在家中鬼混!他们一时不慎,将证据留在了床下,如果不是他提前回来,说不定这证据就会被于秋霞清理掉了,他蒙在鼓里还不知道要到何时呢。

杜长生的心在滴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妻子竟背叛了他。

杜长生双手哆嗦着将证据保存起来,然后失魂落魄地走出家门,他想喝酒,用酒精麻醉自己。他刚把房门锁上,左边的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墙之隔的邻居,在镇妇联工作的左丽萍出来了。左丽萍三十来岁,乌黑的头发,窈窕的身段,瓜子脸,大眼晴,颇有几分姿色。左丽萍两年前离了婚,现在单身一人过。她和杜长生做邻居不到半年,两家人相处得还算不错。左丽萍热情地和杜长生打招呼:“长生,你回来了,到我家坐坐?”要是平时,杜长生会推辞的,人家毕竟是单身女人,要避嫌嘛。可他急于想知道妻子的情夫是谁,兴许能从左丽萍口中了解到什么,便顺口答应了下来。

左丽萍给他沏上一杯茶,看着他说:“长生,我看你脸色怎么不大好,身体不舒服吗?我听秋霞说你这次出门要一个多月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杜长生默默无语,长叹了一口气。左丽萍关心地说:“长生,出什么事了,和你大姐说说?”长生没头没脑地说:“大姐,一会儿我再跟你说,你家里有酒吗?我想喝酒。”

“你还没吃午饭吧?你等着。”左丽萍说着到厨房忙碌去了。不一会儿,她就端上几盘菜,还有一瓶白酒。左丽萍倒上两杯酒,说:“长生,大姐陪你喝两杯,你肯定有什么心事,说出来,看大姐能不能帮你。你大姐从事的工作,就是为人排忧解难的。”

杜长生猛灌了几口酒,然后痛苦地说:“丽萍大姐,秋霞趁我不在家,勾引男人来家鬼混,你说我这心里能好受吗?”

左丽萍惊得两眼瞪得大大的,筷子差点从她手中掉下来。她说:“长生,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杜长生说他这次回来才发现的,但他没有告诉左丽萍在家里发现了空烟盒和安全套。杜长生问:“大姐,你知道不知道于秋霞和哪个男人相好?”

“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左丽萍说。她劝杜长生妥善处理这事,别把事闹大了。没能从左丽萍嘴里打探到什么,杜长生很失望,喝起闷酒来。左丽萍怕他喝多了,恰到好处地收起了酒瓶子。杜长生也不便久留,踉踉跄跄地回到家,倒头便睡。晚上八点多钟,杜长生家的电话突然响了。杜长生刚拿起话筒,那头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秋霞吗,心肝儿小宝贝,你回来了?是你到我这儿来呀,还是我去你家?你老公一时还回不来吧……”

杜长生气炸了肺,冲着电话筒怒吼道:“你是谁?你他妈的想干什么……”

没等他把话说完,对方“咔嗒”一声挂了电话。

看来,打电话的男人就是于秋霞的奸夫。这声音有些耳熟,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是谁的。他盼着于秋霞快点回来,好和她算清这笔账。

第二天早晨,左丽萍突然来到杜长生家,吞吞吐吐地说:“长生呀,有件事我反复想过了,觉得不该瞒你,要不我心里不安。”杜长生预感到了什么,催她快说。左丽萍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前天一大早,她健身回来,远远看见一个男人从他家出来,是副镇长周文杰。杜长生一惊:“大姐,你看清楚了?”左丽萍点点头:“我看得清清楚楚,当时我还纳闷,周镇长一大早来你家干什么,莫不是有什么急事找你,现在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杜长生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打电话的人就是周文杰,难怪声音有点耳熟。这个周文杰和于秋霞谈过一段恋爱,后来不知为什么分手了。由此看来,两人是旧情重燃呀。杜长生怒火满腔,他把昨天晚上周文杰打电话的事说给了左丽萍,左丽萍气愤地说:“周文杰太不像话了,太欺负人了!”她又劝说杜长生,说周文杰是副镇长,有权有势,别去招惹他。说罢,叹息着走了。

“姓周的,你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杜长生越想越气,再也忍不住了,怀揣一把菜刀直奔镇政府。周文杰在办公室里正和几个人谈话,杜长生一脚踢开门冲进来怒吼道:“周文杰,你这个大流氓!”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周文杰脸色骤变,站起来拍着桌子说:“杜长生,你发什么疯,你凭什么和我这么说话?”

杜长生见桌上放着的正是一盒“红塔山”香烟,火气更大了。他指着周文杰的鼻子骂道:“你他妈的装得倒像是那么回事呀,你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你这种伪君子也配当镇长?!”周文杰气得浑身发抖:“杜长生,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少耍臭无赖!”

这时,另一个副镇长乔波进来找周文杰,见状忙上前劝阻杜长生,说:“杜长生,你有话好好说,这样胡闹可不行!”

杜长生这时已经被火气冲昏了头脑,不管不顾地对众人说:“就是这个周文杰,他、他勾引我老婆……”此话一出,众人大哗。周文杰脸色铁青,哆哆嗦嗦地说:“杜长生,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勾引你老婆了,你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还有你这种男人吗?!”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