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房东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张国亮买进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给在特区工作的儿子结婚时派用场。谁知毛脚媳妇要去大西北参加巡回医疗两年,所买的房子没人住,空着也是浪费,张国亮决定把它出租,多少也可以赚点钱回来贴补家用。

张国亮通过中介公司,办好手续,订好合同,就将这套空房租借给一个名叫金大龙的人,并约定每三个月收一次房租。

眼睛一眨,三个月过去了,又到了收房租的日子。张国亮骑自行车来到自己房子的楼下,抬头一看,只见陽台上原先咖啡色的铝合金窗框已经变成白色的塑钢窗框了。张国亮感到有些蹊跷,便加快脚步上了楼。

他来到自己的房门口,只看见门紧闭着,而房间里传出了锤子敲钉声、冲击钻打洞声、锯子锯木声……“金大龙在大动干戈搞装修?”张国亮这样想着。

“嘭嘭嘭”,张国亮边敲门边大声喊道:“金大龙开门,金大龙开门!”

这时,门开了,开门的人不是金大龙,张国亮一愣。那人先开口了,问:“你找谁?”

“金大龙。”

“这里没有金大龙。”

“怎么没有?他就住在这里的。”张国亮非常肯定地说。

开门人倒笑起来了,说:“这是我的家,我们家里没人叫金大龙的。”

“你的家?”张国亮的头“嗡”的一下感到有点不妙了,问:“你贵姓?”

“鄙姓辛,辛苦的辛,小名望东。希望的望,东方的东。”

“辛望东?你是新房东啊,那我算什么呢?”张国亮这下真的着急了,接着问道:“这房子是你最近买的?”

“嗯。”

“谁卖给你的?”

“张国亮呀!”

“张国亮?”张国亮想,我什么时候卖过房子给你?又问:“你认识张国亮?”

“当然认识。我买房时和他见过好几次面。他一米六十的个头,腰宽三尺半还不止,尤其那双眼睛像乌豆,又黑又亮。”

张国亮一听就明白了,那双像乌豆似的小眼睛,分明就是金大龙!他敢冒用我的名义把我的房子给卖了?他愣怔了一下说:“同志,你上当了。我才是真正的张国亮,这房子真正的主人是我!”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亮了名字:张国亮。辛望东见来者自称是房子的主人,便也认真起来,说:“同志,我是花了30万元买下这房子的,有凭有据,怎说我上当啦?我看你才是骗子,和张国亮同名同姓,想来骗我不成?!”说着,辛望东急着要关门,把张国亮推了出来。

张国亮眼看要被人从自己房子里赶出来,心急如焚,脱口问:“辛先生,你讲房子是你的,请问,你有这房子的房产证吗?”

“当然有!”

“请你拿出来给我看看好吗?”张国亮说。

辛望东的火也上来了,说:“你讲这房子是你的,你有没有房产证?”

“我有呀!”张国亮答道。

“那你先给我看看嘛!”

“我来收房租的,房产证没带。”

“别蒙人了!一套房子只能有一本房产证,它明明在我这儿。”辛望东说着便把门关上了。

一气之下,张国亮赶忙回家,拿了房产证,急匆匆地又赶回来,把房产证放到辛望东面前,说:“你说得没错,一套房子只有一本房产证,现在证在我手里,你说,这房子是谁的?”

辛望东好生奇怪,忙打开房产证,看到户主一栏上写着张国亮三个字,不是假的。可是自己买房子时,也是拿了张国亮的证件到房管局办理变更手续的,难道张国亮有两本房产证,现在又弄来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来跟我捣蛋?于是,辛望东也回房内,拿出一本房产证给张国亮看。张国亮见房产证已更名辛望东,顿觉不知所措。一套房子怎么会有两本房产证?这套房子到底是谁的产权呢?于是,两个人各持房产证来到房管局,要求弄个明白。

他俩赶到房管局,直奔营业大厅,付了30元钱,填好信息单,将单子交给服务员。服务员将数据输入电脑,鼠标点击后,屏幕上显示出一行文字:“房屋产权人辛望东。”

这一下,张国亮呆了:“这、这怎么可能呢……”他掏出房产证,对服务员说:“这房子明明是我的,我有房产证啊!”服务员接过他的房产证,仔细地看了又看,又用手指摸了又摸,严肃地对张国亮说:“先生,你这本房产证是假的。”

“什么?假的!”这真是晴天霹雳,把张国亮震得目瞪口呆。

这时,辛望东拍拍张国亮的肩膀说:“朋友,现在事实清楚了,你是假的,我是真的。你以后不要再来胡搅蛮缠了,否则我要送你去派出所,告你上门诈骗。”

张国亮急忙掏出了他买房时所有的付款凭证,以及他办理房产证的有关资料,对服务员说:“我这本房产证就在你们这里办出来的,有凭有据。假如这本房产证是假的,那说明你们当时给我的就是假证。”

服务员一听,说:“这怎么可能呢?”她在电脑上查了一下说:“张国亮是三个月前买了房子。这个月的月初,张国亮又把房子卖给了辛望东。辛望东就是拿了张国亮的房产证到我们这里来更换新证的,我们当场将你的房产证过户了。我问你,你这本假证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张国亮眼看自己的房子被他人吞了,最后还落了个制造假证的罪名,你叫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他满脸通红,火气爆升,对服务员吼道:“我没有卖过房子,我没有卖过房子!不信你问他!”张国亮指着辛望东双眼似乎喷出火来。

服务员问辛望东:“你的房子是从谁手里买的?”

辛望东说:“我从张国亮手里买的,但不是这个人。”

“没关系。”服务员又在电脑寻找,查到了卖房人的身份证,身份证上面写有张国亮的名字,而且有照片。辛望东看到照片立即说:“喏!就是他,我是从他手里买的。”

张国亮一看照片,真是哭笑不得。那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金大龙!

这下,张国亮腰板硬起来了,他责问服务员:“同志,你们怎么能让金大龙用假的身份证来办房屋交易手续呢?”服务员听了,耐心地解释道:“我们不是公安部门,没法能鉴别真假身份证。我们只对房产证的真假负责。我倒要问你了,你的那本真证又怎么会变成假证呢?”张国亮听后想想:可也是呀,房产证我一直锁在抽屉里,怎么会落到金大龙的手里去了呢?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公安局报警。公安部门迅速立案侦查。可是,金大龙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怎么找也找不到他。

这几天,张国亮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整天垂头丧气,茶不思,饭不想,就是走在路上,也是两眼直愣愣地注视着来往行人,总盼望着能在人群中发现金大龙的身影。特别是路过一家家房产中介公司,他都要驻足张望,看一看金大龙会不会在里面。嗨,说来真巧,那天张国亮下班回家,路过一家房产中介公司门口,看见有两个人正在谈话。一个人自称是陆小狗,背对张国亮,正口沫四溅地说:“我要不是急用钞票,这房子我真舍不得卖。凭心而论,我这套房子朝向好、地段好、结构好、设施好,挂牌50万元也有人要。我现在只卖35万元,不过钱必须一次性付清。”张国亮看这人的背影好眼熟,便兜到他面前,不禁高叫起来:“金大龙!”

那个自称陆小狗的人听后,下意识地答应:“哎!”他抬头一看是张国亮,知道事情不妙,转身想溜。

说时迟,那时快,张国亮一个箭步窜到金大龙面前,双手抓住金大龙的衣襟,说:“你这小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叫张国亮……不,叫陆小狗……不,叫金大龙。”张国亮当即拨打110,一会儿警车到了,金大龙被押解到公安局。由于金大龙冒充陆小狗在兜售住房,公安局也把陆小狗请到公安局,让他俩在公安局对质,陆小狗听到金大龙在兜售他的产权房,真是大吃一惊。金大龙是他的房客,他的房子租给金大龙一个月还没满呢。刑警问陆小狗:“你的房产证怎么会落到金大龙手里呢?”

陆小狗讲:“没有呀?!我的房产证在家里好好锁着呀!”

刑警出示了一本房主为陆小狗的房产证,陆小狗一看:“咦!怎会有两本?”他急忙赶到家中,拿出藏着的房产证回到公安局。刑警在仪器上一查验,说:“你这本是假的!”陆小狗听傻了。

刑警对陆小狗说:“你听听金大龙的交待吧”

录音机里传出金大龙的声音:“我通过中介公司去看房子。第一次去看房时,就摸清男主人什么时候不在家。第二天趁男主人外出时,我就对女主人说:‘你家房子我很满意,但是,房产中介公司要看房产证原件,而且要复印件。有了复印件,我马上可以去签合同了。”女主人听了,急着说:“我家老头子上班去了,怎么办?’我趁机说:‘你家弄堂对过就有复印店,你把房产证给我,我代你去复印一份,回头把房产证还给你。’怕她不相信,我还把自己的身份证押在她那里。等房产证骗到手,我马上雇人制作一张假房产证退给女主人,接着,我又弄了一张假身份证,冒名顶替出售陆小狗的房子。”

金大龙的录音交待,听得张国亮和陆小狗一愣一愣的,好一阵子回不过神来。原来金大龙是想只要按月纳租,房东是不会想到房子竟让他给转手卖掉的。待到卖房钱到手后,他就预付一年的租金,稳住房东,然后自己开溜走人,谁也奈何他不得。没想到张国亮竟追踪而来了。这时张国亮想:陆小狗倒还好,他的房子还没有卖出去,而自己的房子却卖给辛望东了!本想从金大龙身上追缴赃款,谁知金大龙是个赌徒,30万元售房款早已被他赌尽输光,挥霍一空。而辛望东花了30万元买下的房子,到头来是赃物,要物归原主。公安局结案时指出:由于张国亮爱人无意间被金大龙骗走了房产证,也有麻痹大意的过错,要赔偿辛望东一部分损失。

张国亮虽然要回了自己的房子,但也接受了一次租房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