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父亲“情”迷心窍谋杀亲子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19

  2008年2月25日,乌鲁木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组接到报警电话:你们快来,我们这里有个小女孩煤气中毒死了!法医通过检查尸体后发现,死者面部、脑部有碰撞痕迹,脖子处有轻微勒痕,属于窒息死亡。她并不是简单的煤气中毒!随着调查的深入,一起亲生父亲谋杀亲子的案件逐渐展开……

  孽情使家庭破碎

  来自重庆山城的张玉光,今年38岁,算起来到新疆打工已经13年了。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本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十几年前,张玉光和妻子方英在村子里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后来,看着村里外出打工的人都修起了楼房,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两人都很羡慕。1995年年初,两人一商量,决定到新疆“淘金”。

  两人凭着自己的勤劳肯干,很快挣到了第一桶金。幸福接踵而来,1997年,两人喜得千金;两年后,妻子再次怀孕,生下了龙凤双胞胎,那些年,张玉光夫妇俩即使睡着了也在笑。

  随着日子的好转,张玉光的心开始收不住了,他瞒着妻子,开始在外沾花惹草。 面对妻子苦口婆心的劝说,张玉光表面顺从,暗地里却依然我行我素。

  2002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正带着情人在商场购物的张玉光碰到了妻子,此时,张玉光已经无法躲藏,妻子和情人大打出手。 从这以后,张玉光再不顾及妻子的情面了,他的情人也从“地下”转移到了“地面”。

  为了让丈夫回心转意,方英数次劝说,张玉光都当成了耳旁风。

  这天,看到丈夫讨好情人的样子,方英在身上藏了一把刀,悄悄靠近后,从怀里抽出刀,猛地向那个女人刺去……

  2002年6月,方英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一年后,张玉光和妻子方英离婚,三个孩子判给张玉光抚养。

  寂寞男女撞出火花

  离婚后的张玉光很快就感觉到了生活的压力。这些年来,打工挣的钱都花在沾花惹草上,孩子的生活费、学费,家庭正常支出的费用,一下子都压得张玉光抬不起头。

  为了挣钱养家,2004年3月,张玉光来到石河子南山煤矿,当了一名煤矿工人。在此期间,张玉光将孩子一直寄养在别人家,每月支付900元。

  长期与煤打交道,张玉光养成了沉默寡言的习惯。

  这天,张玉光领到工资后,支付了三个孩子的抚养费后,他手头有了一些余钱。

  “兄弟,理发去。”几个工友吆喝。张玉光摸了摸自己的头,头发确实长了,该理了。

  几个人一块来到石河子市一家美容美发店,工友们并没有理发,而是带着店里的一些“理发师”出了门。

  “他们怎么不理发?去干吗啊?”张玉光洗完头后,和店里的老板张虹聊天。张虹,30岁,甘肃天水人。

  “你不会不知道吧。”张虹神秘地笑了一下,张玉光也笑了。临别,两人分别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此后,每到发工资或休息时间,张玉光就跑到张虹的理发店聊天。

  时间长了,双方产生了好感。这天,张玉光约张虹喝酒,酒过三巡,张虹向张玉光讲起了自己的过去。她和丈夫是别人撮合的婚姻,丈夫的暴力,夫妻没完没了的争吵,孩子的无助,让她产生了离家出走的念头。这一走,就是三年。

  这天晚上,张玉光没有回矿上,而是来到了张虹的出租房里……

  情人出走父亲嫁祸孩子

  和张虹发生关系后不久,石河子市开展了“扫黄打非”行动,张虹的美容美发店被迫关门。张玉光将张虹带到了矿上,并让三个孩子喊“妈”。

  老大勤勤扭头就走了,小儿子龙龙低头喊完就跑,小女儿枫枫则特别乖,偎依在张虹怀里撒娇。张虹高兴地抱起枫枫。张玉光看到张虹和枫枫在一起亲热的样子,很是欣慰。

  和张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开心,但 一边要养情人,一边要抚养三个孩子,张玉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2007年9月,张玉光三个孩子的抚养费涨到了1400元。

  这天,工资刚发下来,张虹瞅中了一双靴子,让张玉光买,张玉光因为手头紧又不好意思说,他第一次对张虹吼:“买,买你个鬼!”张虹非常委屈,她产生了和张玉光分手的念头。

  2007年10月,张虹和张玉光争吵后,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张玉光一脚踢开行李,打了张虹一耳光,说:“你敢走出这个家门一步,你就等着为你家人收尸吧!”

  “你们家负担这么重,我还有自己的孩子,我们怎么过下去。”张虹摸了一把被打疼的脸,哭了。

  张玉光的话让张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几番考虑后,张虹决定彻底和张玉光分手。

  几天后,趁张玉光下井挖煤的机会,张虹收拾行李走了。

  收工后,张玉光发现张虹走了,他赶紧给张虹打电话,电话关机,随后,他又追到乌鲁木齐寻找,但人海茫茫,到哪里找?回去后,张玉光对着三个孩子大吼:“都是因为你们,她才走的。”三个孩子都低下头不敢吭气。

  要把孩子送给别人

  晚上,张玉光躺在床上想:张虹是因为负担重才走的,如果把孩子这个“包袱”去了,张虹就会回来。怎么才能去掉“包袱”,张玉光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张虹和工友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们谁家需要孩子,就领养我们家一个吧,我实在没能力养了!”

  “这话当真?”一工友问。得到张玉光点头确认后,工友给一远方亲戚打电话。

  不久,工友将三个孩子的照片寄给了远方的亲戚。一个月后,工友的亲戚打来电话,称看中了张玉光的小丫头枫枫。

  “要不你们把儿子带走吧!”张玉光心想,枫枫是张虹最喜欢的孩子,不能带走。

  “你怎么可能让别人带走儿子?肯定是在开玩笑。”工友不信他的话,当时就在电话里回绝了亲戚的请求。

  没能送掉孩子,张玉光认为孩子没人要。“既然没人要孩子,孩子在,张虹就不会回来,不如让孩子永远消失算了?”几天来,张玉光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2007年9月,张玉光工作地转移到了板房沟的一所煤矿。此时,他卸“包袱”的心更加强烈。

  父亲杀儿女卸“包袱”

  张玉光和小女儿枫枫住在煤矿宿舍,大女儿勤勤和儿子龙龙则住在旁边租下的民房,两个宿舍之间相隔三四百米,中间要经过两个小山坡。2月22日晚上,吃完饭后,大女儿勤勤嚷着要回房子休息,儿子则坐下来看电视不愿离开。

  “我送你吧。”张玉光拿上手电筒,和女儿一块出门。当他们走到一个水池附近时,张玉光用手电照了照水池口,说“这是个菜窖,下面有菜!”

  勤勤是高度近视眼,她推了推眼镜,正往“菜窖”口看时,突然感觉脖子被谁勒住,随后扑通一声被扔进了一个黑窟窿……

  随后,张玉光若无其事地回来了。看到儿子还在看电视,他倒了一盆洗脚水,开始洗脚。洗完脚后,张玉光顺手将擦脚毛巾扔到了地上。

  “儿子,我送你回去吧!”张玉光和儿子出门时,顺手捡起了地上的擦脚毛巾。

  当他们走到“菜窖”口时,张玉光突然将毛巾缠在儿子龙龙的脖子上,龙龙睁大眼睛,不明白父亲要做什么。

  “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了!”张玉光提起毛巾,儿子的一双脚离开了地面。看到儿子龙龙不再反抗后,张玉光一松手,龙龙也被推进了“菜窖”。随后,张玉光回家了……

  据张玉光被捕后交代,当天晚上,他忐忑不安,曾两次穿好衣服准备去看看两个孩子是否还活着,但最终放弃了去看的念头。

  孩子侥幸自救活命

  被张玉光扔进“菜窖”的两个孩子命运如何呢?据龙龙交代,他被父亲勒住脖子后,感到非常惊讶,他不相信父亲要杀他。聪明的龙龙只好假装“死”了,被父亲推进“菜窖”后,被冷水一泡,8岁的龙龙清醒了过来。

  “救命啊!救命!”龙龙在水池里扑腾着,喊叫着,黑暗中,他抓到了一个人,龙龙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龙从水池里爬了上来。他摸了一把脸,甩掉了头发上的水,回到了父亲为他和姐姐租住的民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龙龙起床后找到煤矿的锅炉工,说:“叔叔,救救我姐姐吧,她躺在那里睡觉。”龙龙用手指了指水池。锅炉工过去一看,一个小女孩半躺在水池边睡着了,她的面部和头部有明显伤痕,下半身都被水浸湿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锅炉工一边说一边将勤勤救了上来。姐弟俩得救了。十时许,张玉光来到姐弟俩住的房子,看到姐弟俩都在,他大吃一惊。

  “你们俩怎么啦?脸上怎么都是伤?”张玉光“关心”地问。

  女儿勤勤瞪了父亲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儿子摸了摸头,说:“我不知道,迷迷糊糊掉到一个水池里了。”

  “走,我带你们看病去。”张玉光将孩子带到附近的诊所,医生对他们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狠心父亲二度杀女

  2月23日,张玉光准备坐车去乌鲁木齐找张虹,到水泥厂时,他下车了,打消了去找张虹的心理。在一个杂货铺,他买了5瓶老鼠药。

  中午吃完饭,他再次回到卖老鼠药的地方,又买了5瓶。想了想,觉得不够用,张玉光又买了10瓶老鼠药。揣着20瓶老鼠药回家,张玉光的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不停。

  晚上等孩子们入睡后,张玉光将10瓶老鼠药一一打开,都倒在一个碗里。随后生起一堆火,将废瓶子都烧了后,点起了一根烟。杀死儿子?留下儿子?两种声音一直在张玉光的脑子里打架。

  一直斗争到凌晨七时,张玉光才决定,留下儿子,杀死大女儿。主意打定后,张玉光将另外10瓶未开封的老鼠药都倒进了火堆里,烧了。

  一早,张玉光将小丫头枫枫和儿子龙龙叫了起来,“走,爸爸带你们到学校去。” 张玉光让两个孩子先去路口挡车,他则返回来,对尚在睡觉的大女儿勤勤说:“丫头,你摔伤了,爸爸给你买了药,吃了那个对你的伤和近视眼有好处。”

  张玉光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学校,下午,三人一块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女儿倒在床上,死了!“可能是煤气中毒了!”张玉光对两个孩子说。他开始用水清洗盛老鼠药的碗,并在房子里用醋熏,企图消灭他杀女儿的痕迹。

  随后,有人拨通了报警电话。乌鲁木齐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到现场调查。法医通过检查尸体后发现,死者面部、脑部有碰撞痕迹,脖子处有轻微勒痕,属于窒息死亡。她并不是简单的煤气中毒!随后,警方对此进行了调查,张玉光在被捕后交代了犯罪经过。

  张玉光在被捕后一再交代,孩子是他的心头肉,他也不想杀子,只因生活贫困,只因“负担太重”,他不得不卸“包袱”。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触犯了法律,谁就得承担法律的制裁。目前,张玉光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乌鲁木齐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人物除犯罪嫌疑人张玉光外,其余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