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范丈夫“保卫”名声血刃“性”伴侣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19

  妻子因车祸瘫痪在床,他不离不弃、有情有义,居然过了7年无性的日子,成了一名“模范丈夫”、一个远近闻名的好人。然而谁也想不到,一夜之间,他竟又成了一桩杀人案的元凶。

  相大白之后,所有知道消息的人们都瞠目结舌,被害女性竟然是他隐蔽2年多的“性爱”情人。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事后包括妻子、受害者母亲在内的许多人纷纷向法院写信,请求对他从轻判处……

  好丈夫感动沂蒙城

  许建光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1985年,许建光从连云港财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临沂一家肉联厂做统计员。第二年,一个叫刘春露的临沂姑娘闯进许建光的心田。刘春露当时是包装车间主任,两人第二年便结了婚。不久儿子出生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1997年,许建光和刘春露同时下岗,便开了一个副食店。

  1999年7月26日下午,刘春露骑车去买蔬菜,被一辆大货车撞昏。经抢救,刘春露总算保住了生命,但造成高位截瘫。

  突如其来的意外变故使刘春露无法接受,在极度的悲伤绝望中,她的脑海里多次闪过轻生的念头,然而想想一直相亲相爱的丈夫,想想刚上小学的可爱儿子,那种渴望活下去的冲动又支持她挺了过来。

  1999年秋,许建光背着妻子辗转前往北京、上海等地进行治疗。在一次次治疗无效之后,许建光只好放弃努力。

  他说:“春露,以后我就是你的腿,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侍候你一天。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丈夫的一席肺腑之言,说得妻子泪光闪闪。

  此后,许建光一边照顾妻子,一边重新拾起原来的生意。为了赚钱养家,他每天忙碌不堪,可是无论多累,他也没有忽视过妻子。他在家与店铺之间来回穿梭,为妻子喂水喂饭、擦洗身子,抱着她解大小便。

  长期卧床的刘春露没有生过一次褥疮,房间里总是干干净净。怕妻子在病榻上寂寞,许建光为她订了报纸,买了收音机……

  许建光对刘春露的爱让许多人感动。他数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照顾瘫痪妻子的事情被传开后,他由此成了远近闻名的好人,多次被评为“模范丈夫”、“五好家庭”。

  面对来自社会的荣誉和种种赞美之词,尤其是面对妻子那满是依赖、信任和感激的目光,许建光感受到一种做人的骄傲。

  经过许建光的努力,家庭开始有了一些积蓄。儿子也非常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04年9月,儿子考上重点高中。拿到通知书的那天,儿子说:“爸爸,您为妈妈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请放心,我会好好学习的,尽量不让您为我操心,将来争取考一所好大学!”

  许建光看着懂事的儿子。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妻子,禁不住潸然泪下。他端起酒杯对儿子说:“你放心读书吧,妈妈就交给我了。我相信我们这个家终有一天会苦尽甘来!”刘春露见到这一幕,也不禁哽咽失声。

  他有了隐秘的“性爱”情人

  自从出事后,许建光与刘春露的生活里就再也没有了夫妻之事。许建光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他经常能感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他尽量压抑着,但日长夜久这种渴望愈见加剧,尤其是在夜间,他经常无缘由地难以入眠。

  丈夫正值壮年,作为妻子的刘春露又怎能不明白呢。经过反复思考,她含泪向丈夫提出:“咱们还是离婚吧,你再去找一个。这几年你付出那么多,我已经知足了。”

  许建光却连连摇头:“真要是离开了你,再香的饭我也会吃不下去的。”

  后来,刘春露又多次提出离婚之事。每一次。许建光都激烈反对。他知道自己对妻子来说有多么重要,有一天他一旦真的离开,她也许就没有信心再活下去了。他必须抛弃心中的杂念,陪着妻子、儿子永远地过下去!

  见离婚不成,刘春露劝许建光在外面找一个情人。“你带回家都可以,只要不让儿子看到就行了。”

  许建光为妻子的话感到羞愧不安:“人,并不是没有性就不能过日子。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情感,我们之间虽然没有性,但我们是相爱的,这种相濡以沫的情感不是别的东西可以代替的。”刘春露非常感动,此后便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没有了性,许建光和妻子就像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兄妹。几年中,他用忙碌来冲淡时不时袭来的“非分”之想,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然而,2006年11月的一次偶遇,使许建光的生活突然问改变了方向。那天他去菜市场买菜,女摊主笑着叫住了他:“许大哥,你还记得我吗?”叫他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少妇,面目清秀。“两年前,我在做炒货生意,你买了花生,后来又说质量不好,咱们大吵了一架。”

  许建光突然想了起来,笑着说:“你还主动打招呼,难得你不记我的仇呀。”

  “我叫郝玲。吵架后我就听别人说起了你的事情,你对爱人那么好,我从心里佩服你,感到挺懊悔的,今天我来赔你钱吧。”说着,郝玲便拿出20元钱。

  许建光说:“事情早就过去了。我怎么能要你的钱。”郝玲又迅速装了一袋虾仁塞给许建光,许建光还是坚持付了钱:“难得你这么坦诚。以后买虾仁,我就认准你了。”

  此后,许建光便经常光顾郝玲这里,两人渐渐熟识起来。郝玲时不时会问起许建光的爱人,许建光的回答总是轻描淡写。郝玲则主动告诉许建光,说丈夫在越南打工,自己独自带着一个8岁的女儿。

  郝玲的话触到了许建光心里的痛处,他一脸尴尬,匆匆而去。一连多天,他的眼前都在晃动着郝玲那寂寞的身影,耳边回响着她那柔婉的声音。他莫名其妙地有些心猿意马。

  春节期间,郝玲母女回了江西老家,许建光却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失落。阴历正月十六这天,郝玲重新出现在了菜市场,当许建光见到她并问过新年好之后,一时竟不知说什么了。

  郝玲见他注视着自己的样子,脸上也泛起了红晕:“许大哥,我租的房子窗户坏了,你能抽空帮我修一下吗?”许建光满口答应。

  中午,郝玲刚刚收摊回到家,许建光就带着工具赶来了。两人第一次挨得这么近,她的马尾辫几次拂到他的脸上,手也不时碰在一起,许建光的身上就如同涌动着一股炽热的岩浆,愣愣地看了郝玲片刻,之后便一下子将她拉进怀里。

  郝玲也显得很激动,只是象征性地推了一下他的手,接着就闭上眼睛任其摆布。许建光压抑了那么久,此刻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将郝玲那洁白柔软的胴体重重地压在身下……

  事后,冷静下来的许建光有些后悔,他深感对不起躺在床上的妻子。回家之后,他更是感到无地自容。许建光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可当他再一次见到郝玲,所有的决心都迅速土崩瓦解,很快他们就又有了第二次……

  看到许建光每次事后都心事重重,郝玲安慰他:“我给你的只是她不能给你的东西,我有自己的家,我不会影响你做一个‘好男人’和‘好丈夫’,你有什么好愧疚的呢?”

  经郝玲这么一说,许建光才稍稍感到轻松了一些。他与郝玲约定,两人只谈性不谈爱。因为他的爱只能给妻子。郝玲笑着说:“你想叫我离婚,跟你 结合在一起,我还未必肯呢。你缺那个东西,我也缺,我们就是一对‘性爱’情人,你要我、我也要你就行了。”

  郝玲就这样成了许建光隐蔽的“性爱”情人。他们一般都是利用郝玲的女儿去上学时,在她租来的房子里“约会”,而且许建光从不耽搁过久。同时,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使许建光对妻子照顾得更加体贴入微。刘春露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在她的心目里,丈夫永远是她最信任和最挚爱的人。

  2007年8月,许建光的儿子考入南通大学。入学前的家宴上,儿子又向许建光敬了一杯酒:“您对妈妈的爱,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上,您是我心中最尊敬和最崇拜的人!”

  这一次,许建光却低下了头,他不敢正视儿子那双明亮的眼睛,躺在床上的刘春露也被感动了:“你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你要向他学习!”

  许建光有了深深的负罪感,他有好—段时间没有再去找郝玲。2007年底,许建光再一次被社区评为“模范丈夫”。

  “保卫”名声震撼沂蒙城

  2008年3月的一天,郝玲上小学的女儿因第二天早上要参加学校组织的春游。按老师要求提前回家做准备。就在打开门的一刹那,她被惊呆了:床上,一个男人正和妈妈紧紧搂在一起。她惊叫一声。慌张地跑了出去。

  等郝玲找到女儿的时候,女儿已经哭着给远在国外的父亲打了电话,郝玲一下子蒙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2008年4月底,郝玲的丈夫回到临沂。郝玲承认了一切,并请求丈夫原谅自己,保住这个家。丈夫坚决要求离婚,不留任何余地。5月10日,郝玲无奈之下只好与丈夫离婚,女儿归丈夫抚养。

  看着女儿被丈夫领走,郝玲的心顿时一片空荡荡的,禁不住黯然落泪。

  这个局面是许建光不曾想到的。他最初害怕郝玲的丈夫会找上门来,在惊惶地等待了半个多月之后,他突然接到郝玲的电话:“我离婚了,女儿被他领走了,你过来看看我吧。”

  两人见面后,郝玲一下子扑到许建光的怀里,哭着说:“我现在只有你了,你发誓要对我好!”许建光有些愧疚,在安慰她的时候激情再度爆发。

  失去婚姻的郝玲变了,变得脆弱、敏感,情绪忽好忽坏。她再没有心思做生意,市场里的那个摊位被她转让了,同时她对许建光的依赖也在一天比一天加剧,每天至少要跟他见一次面,有时晚上也会打电话,让许建光过来陪伴她。许建光只好找生意方面的理由离开妻子。他的身心都折腾得疲惫不堪。

  2008年7月的一天,郝玲在和许建光一番激情后说:“你离婚吧,我想和你结婚!”

  许建光顿时紧张起来:“我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只谈性不谈爱。”

  “那是过去。我的家都是因为你弄散的,你也应该为我想想。性和爱不可能分开,而这些只有我才能给你……”

  听了郝玲的话,许建光内心慌乱不已。“我绝不会抛下她不管,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跟她离婚的!”

  郝玲的眼泪又下来了:“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我就同意婚后照顾她。”许建光连连摇头:“这绝对行不通,那样她会垮掉的。”结果两人不欢而散。

  许建光本想冷却两天,让郝玲好好想想,第二天一早她的电话就打来了,他解释说正忙着,电语里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今天上午你要是不过来。我中午就去你家。”许建光慌恐不已,担心被妻子知道,只好乖乖地去了郝玲住的地方。

  见面后,许建光给郝玲讲了很多道理,可是她压根一句也听不进去:“以前,你只要性不要爱,我都认了。但现在你必须给我爱。”

  许建光痛苦地抱着头,他无话可说。当初,他的确只把她当成一个“性爱”情人,从她那里得到从妻子身上所得不到的东西,如今这一切都令他始料未及。

  郝玲仍在步步紧逼。为了保住自己的家,许建光做好了与她分手的决定。2008年9月底,许建光委婉地向郝玲提出,自己为她物色了一个丧偶的朋友,经济条件较好,希望他们能见面“谈谈”。郝玲当即杏眼圆睁:“你把我玩够了再踢给别人?你得看我愿不愿意啊!”许建光简直无计可施。

  郝玲要去做生意。她手里的几千块钱早就花得差不多了,许建光只好瞒着妻子刘春露,从积蓄中拿出2万元给她。郝玲说:“算是借你的,等我赚了钱再还给你,但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最终就是要和你结婚。我不能一辈子当你的‘性爱’情人,你是男人,有性就能过日子,但女人要性也要爱,你要给我一个漂漂亮亮的家!”这一番话,让许建光听得浑身发抖。

  郝玲开始做起羊毛衫生意,她先后从许建光手里“借”去6万多元,生意运转起来之后,又还了许建光4万元。许建光每天焦虑不堪,心事重重。

  妻子注意到了他情绪的变化,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掩饰说是因为做生意累了点。妻子要他多注意身体。为避免被妻子看出他的反常,此后他在妻子面前总是强颜欢笑,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妻子也没再怀疑他。

  2008年12月上旬,许建光一连几天都没有在郝玲跟前露面。郝玲直接将电话打到他的家中,而且居然选择在午夜。尽管许建光瞒过了妻子,他还是恼怒不已。

  第二天见了郝玲,质问她为什么半夜三更的惊扰他。郝玲却笑着说:“我要去找你的妻子,告诉他我是你隐蔽了几年的‘地下’情人。然后我再告诉你的儿子,去找报社给你曝曝光,让他们看看你这个公认的‘好男人’在背地里到底是怎么个好法!”

  许建光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颤栗。这正是他最担心、最害怕的!12月21日,许建光突然收到一封快件,拆开后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信竟然是用血书写的:“一定要结婚,已没有余地。限一周答复,否则,28号我就行动。”许建光几乎吓瘫了。此后,他整天提心吊胆,只要电话一响,他就心慌意乱,不能自控……

  12月27日晚7点多,许建光打电话告诉郝玲,让她找一个偏僻的旅馆开间房,然后两人干脆彻夜长谈一次。郝玲说:“那我告诉你,我不会动摇的,除非我死了!再给你一周时间,然后我就要把你的事情广而告之!”

  许建光冷冷地说:“既然你那么固执,那么就让你死好了!”许建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郝玲惊呆了:“你真的打算杀了我?”郝玲试图抢刀,边抢边大声哭骂。

  许建光担心被人听见,终于狠下心来,猛地向郝玲的胸口刺了一刀。受伤的郝玲继续抢夺他手里的刀,许建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接连向郝玲的身体扎去。郝玲倒在地上,没有了一丝声息。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情人,许建光流下了眼泪。他偷偷地溜出旅馆,回家后始终坐卧不安,当晚他将妻子暂托给邻居照看,自己慌忙去了郑州的一个朋友那里。

  2009年元月3日,兰山公安分局的干警在郑州将许建光抓获,许建光对杀害郝玲的事实供认不讳。2月16日,许建光被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许建光的妻子刘春露得知这一消息后简直悲痛欲绝,她压根也不敢相信丈夫有过情人,最后又成了杀人犯。她被年迈的父母接回照顾,躺在床上哭得数次昏厥。

  读大学的儿子知道这一消息后也无比震惊,从小到大他是那么尊敬和打心里佩服父亲,为了给他和妈妈一个完整的家,父亲可谓倾尽心血。如今,父亲在他心中的完美形象一下子坍塌了!他痛苦不已,除了律师和母亲外,他不愿意见到任何人。

  许建光杀死情人的事传开后,所有的人都为许建光感到惋惜、痛心:他背叛过妻子,他成了杀人犯,但最终举起刀还是因为存有良心,他在维护瘫痪的妻子。

  刘春露为丈夫聘请了最好的律师,希望保住他一条命。与此同时,她和儿子打听到,郝玲老家的亲人只有一位70多岁的老母亲,他们尽力凑了四万五千元,送到老人手中,算是替许建光给老人的一点补偿!

  目前此案正在审查起诉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