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生恨 “代理爸爸”的另类报复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19

  爱子心切,女老总聘来“代理爸爸”

  今年32岁的孔晓微是北京市朝阳区人,经营着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她与老公李风曾经是一对恩爱夫妻,但婚后3年时,老公不顾她的反对,一心要去新加坡读博。李风走后,孔晓微独自带着3岁的儿子俊俊。

  孔晓微工作繁忙,便给儿子请了保姆,有时也把儿子托付给母亲。经过两年的打拼,孔晓微的生意蒸蒸日上,在李风读博的次年,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

  孔晓微事业上春风得意,却没料到儿子会出麻烦。有段时间,她发现俊俊特别喜欢玩具娃娃,每天都会给玩具穿衣服、洗澡、梳小辫,言行中透出女孩的娇弱与忸怩。幼儿园老师反映:“俊俊孤僻胆怯,不爱说话。”

  孔晓微很难过,也很紧张。她带着俊俊找专家做测试,结论是孩子存在性别角色移位倾向,心理有一定缺陷,主要原因是生活环境中缺少男性角色。

  2010年初,幼儿园老师告诉孔晓微:俊俊越来越孤僻,常常一个人发呆,平时也不和小朋友来往,这样下去挺可怕。

  老师把一张儿子的画拿给孔晓微,是一个小男孩拉着妈妈的手在玩耍。还有一张是妈妈在给床上的儿子喂饭,并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爸爸,我想你!

  孔晓微想起来,前不久儿子住院,她给儿子送饭时,儿子哭着把饭打翻了:“别的小朋友病了,都有爸爸陪,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孔晓微不知哪来的一股无名火,打了儿子一巴掌,现在她很懊悔——儿子是渴望父爱啊!

  为了事业,也因为受伤,她一直没有考虑再婚的事情。怎么做,才能既对自己负责又不辜负儿子的期望呢?

  一次,她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征求代理父母的网站。有的单亲父母,为了让孩子得到正常的照顾和教育,给孩子征求代理父母。网上还有一些代理父母交流经验的帖子,她很受启发,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之前,何不先给孩子找一个代理爸爸呢?

  2012年4月,孔晓微经过深思熟虑后,在网上公开招聘“代理爸爸”,条件是本科以上文化程度,性格温柔有耐心,容貌端庄,最好是有教育工作经历的40岁以下男性,月薪3000元。

  很快,就有很多人打来电话,她见了十多个应聘者,经慎重考察选定了一个人。他叫赵东旭,28岁,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在一家情趣用品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做过几年小学教师的赵东旭有教育经验,言谈举止大方得体,还会一口漂亮的英语。最让孔晓微满意的是,他脸上总带着亲切的笑容,她想,儿子一定会喜欢上这位和蔼可亲又知识渊博的叔叔。

  孔晓微告诉赵东旭,他只需每天早晚接送一下孩子,辅导孩子做作业和玩些简单的游戏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的工作,报酬却相当可观,如果孩子在性格培养或才能上有明显进步,工资还可以增加。

  赵东旭和孔晓微签了一纸合同,双方约法三章:第一,双方在孩子面前以夫妻相称,尽力为孩子营造美满的家庭气氛;第二,双方实质上为雇主和雇员关系,不得对对方私生活有任何干涉;第三,任何一方若感到不适,均可单方面终止合同,但必须提前两个月告知对方。

  一开始,俊俊对这个陌生的叔叔并不欢迎。赵东旭进门后,妈妈刚一介绍,他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不出来。孔晓微想发火,被赵东旭阻止了:“不要强迫他,要给孩子一个接受的过程。”然后他向孔晓微询问了俊俊的习惯、爱好等情况,并一一记录下来。

  此后,赵东旭每次来都带上俊俊喜欢的玩具,还给俊俊讲很多精彩的故事,和他一起唱英文歌,每天陪伴孩子直到入睡。

  赵东旭还做得一手好糕点,每次接俊俊时,都会带上一些他亲手做的糕点。渐渐地,俊俊对他的态度从开始的排斥到渐渐接受,赵东旭自然频频出入这个家。

  以前的俊俊羞怯内向,见到生人就躲。为此,赵东旭常常带他到商场、超市、公园这类热闹的地方,并且以玩具或学习用品作为奖赏,鼓励他和陌生孩子一起玩耍。在代理爸爸的呵护下,俊俊各方面都有了进步,不仅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卑孤僻,还变得善于表达了。一天吃饭时,他突然在孔晓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朗声说:“妈妈我爱你!”

  孔晓微惊喜得眼泪都下来了。

  代理爸爸给孩子带来了新生,孔晓微大感欣慰,当然对赵东旭心怀感激。作为对赵东旭出色表现的回报,从他到孔家的第二个月起,孔晓微给的工资都是4000元。

  日久生情,“代理爸爸”爱上单身妈妈

  赵东旭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因妻子有外遇而分手,很长时间他才恢复过来。孔晓微漂亮大方,又家资丰厚,他一开始就对她心生倾慕。相处既久,闻着孔晓微身上那清香淡雅的女人气息,多年单身的赵东旭难抑发自心底的爱意。

  这是新的动力,他因之更精心辅导和照顾俊俊。他想,如果孩子接纳了自己,那就意味着向孔晓微走近了一大步。孔晓微有慢性胃病,赵东旭为她煲各种各样的营养滋补汤,在他的精心调理下,她的胃病渐渐好了。

  有努力就有收获,孔晓微与他的感情越来越融洽,话也越来越多,三个人有时候一起出门,真的像一家人一样。

  2012年6月,孔晓微的合作伙伴由于意见相左抽走了资金,大批客户随之离去,孔晓微的公司一下成了空壳。多年苦心经营的事业功亏一篑,孔晓微万念俱灰,一个下雨的黄昏,她一身泥水满脸血痕跌跌撞撞走进家门,无力地倒在等她吃饭的赵东旭怀里,泪如雨下……

  原来,一个新发展的客户把孔晓微骗到家里提出非分要求,遭拒绝后恼羞成怒施暴,她拼命反抗才得以逃脱……赵东旭要去找那个混蛋拼命,被孔晓微拉住了。几天后,赵东旭毅然辞去工作,全力帮助孔晓微打理公司。

  赵东旭的加盟,给了孔晓微信心和力量,没多久,公司又有了起色。

  孔晓微感激涕零,按公司规定给了他一笔丰厚的奖金,并提升他为公司副总。在生活上,她也开始关心赵东旭,主动给他洗衣服,留他在家里吃饭,甚至给他配了一把家里的钥匙。如此一来,赵东旭感觉自己已经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

  2012年7月的一个周末,赵东旭出差回来,一进客厅就见孔晓微穿着运动服和孩子一起跳健身操,那富有弹性的线条令他心旌摇摇。他不由自主走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孔晓微,俊俊见状拍着小手兴奋地叫起来……

  然而,孔晓微却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她挣脱了赵东旭的怀抱,默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并关上了门。半个月前,前夫李风在电话中透露,他即将结束在新加坡的学业,不仅决定回国发展,还打算与妻儿团聚。

  孔晓微心乱如麻。

  她不止一次想把前夫回国的消息告诉赵东旭,但她清楚,自己能有今天,全仗赵东旭的支持。因此,对赵东旭“放肆”的爱,她只是消极退让,并没有勇气断然拒绝。

  自从孔晓微成了赵东旭的“人”后,他表现得越来越强势。有时候陪客户吃饭,在极尽体贴温柔之余,他总是让孔晓微滴酒不沾,要“全权代表”她,这些有喧宾夺主之嫌的举动让孔晓微略感不快。他解释说:“我们结婚后,我希望你放下肩上的担子,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一个温柔妩媚的小女人。我这么辛苦,还不就是想让你轻松点?”孔晓微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有一种山雨欲来的隐忧:赵东旭的“攻城略地”是想完全取代她。

  与赵东旭的强势相反,李风却表现得沉稳而低调。他在电话里反复说,这几年让孔晓微母子受苦了,他回来后会好好地补偿他们。有一次,谈到对母子俩的亏欠,他甚至声音哽咽。孔晓微觉得,李风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她的,只不过他有其他想法,不得不将她和儿子暂时放到一边。

  两相比较,孔晓微的心倒向了前夫,她决定快刀斩乱麻跟赵东旭摊牌。2012年9月的一天,孔晓微给了赵东旭10万元酬金,并拿出当初的合同说:“孩子的亲生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吧。真的很感谢你,这些钱就算我给你的补偿。”看到孔晓微客气而冷漠,赵东旭知道她心意已决,再多说只会招来她的反感,便满怀失落地离开了。

  赵东旭一直以为,孔晓微对自己有情有义,说不定哪天她会后悔。然而,2012年10月15日,他看到了孔晓微QQ空间的一篇日志:“他回来了,我和儿子去机场接他,心里既感动又兴奋。”他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横竖不是滋味。隔了两天,他再次浏览孔晓微的空间,发现她和前夫同居了,而且更新了一张一家三口在家里的温馨照片。看着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赵东旭醋意大发,后悔自己不该把这样一个优秀而美丽的女人拱手让给别人。此后他三番五次给孔晓微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但都被拒绝了。

  孔晓微的决绝让赵东旭万念俱灰,更对她的“背叛”充满仇恨。那段日子他过得浑浑噩噩,想着孔晓微在李风的身子下娇喘呻吟,他心中就升腾起一股要把世界付之一炬的怒火。

  因爱生恨,昔日情人的另类报复

  离开孔晓微后,赵东旭重操旧业,在一家性用品设计公司从事情趣用品设计。一些影星,往往成为许多男性的性幻想对象,被制成 “硅胶娃娃”,模样几可乱真。很多公司把这样的“性爱娃娃”发到网上,网友直接从网站下单,也可依照个人喜好量身定做。

  赵东旭在设计情趣用品时,忽然想到了孔晓微。根据一年来对孔晓微身体的熟悉程度,他倾尽全力打造了第一款以孔晓微为原型的“双面娇娃”仿真充气娃娃,产品一经上市反响不错。大受鼓舞的他又继续打造出“清纯娇娃”、“乖乖女”、“妩媚丽人”等一系列有着孔晓微面孔的性爱娃娃。

  赵东旭还不解气,他觉得有必要在李风身上做做文章。

  2012年12月的一天,李风吃过午饭刚回到办公室,就收到了一个邮包。同事小张说李风的婚期在即,肯定是在网上订做的结婚礼服到了,于是不等李风同意就将纸箱拆开了。

  纸箱里的仿真充气性爱娃娃,让围观的女同事脸红并惊叫不已。虽然还没充气,但李风一眼就看出了性爱娃娃与孔晓微的关系。同事们都在李风的QQ空间里见过孔晓微的照片,便纷纷善意地解释说,这肯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不过,孔晓微成为性爱娃娃“主角”的丑闻,还是一下子成为爆炸性新闻。

  当天晚上回到家,李风将充气娃娃拿给孔晓微看,孔晓微大惊失色。她立刻想到了赵东旭,并根据充气娃娃外包装盒上的电话打过去,果然找到了赵东旭。面对她愤怒的质问,赵东旭得意地说:“我这是投桃报李,是人之常情。现在,你知道了有许多男人在使用你,感觉一定不错吧!”孔晓微气得大骂:“赵东旭,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变态!”然后,狠狠地把手机摔在地上。

  让孔晓微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她一到公司,竟然也收到了赵东旭寄来的包裹,毫无疑问,包裹里也是面孔酷似她的充气娃娃。赵东旭的得寸进尺,让孔晓微气急败坏,她在电话中厉声质问赵东旭:“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再不罢手,我就告你!”赵东旭却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呵呵,我只是免费帮你做一下个人形象宣传而已。至于打官司嘛,是我欢迎的,如果晚报记者再来篇报道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孔晓微再一次摔了电话。

  本来,李风和孔晓微拟于2013年元旦复婚,可眼看婚期一天天临近,李风却有一种如临深渊的感觉。每次和孔晓微亲热,他眼前就会出现那些酷似她的性爱娃娃,想到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正在和无数“孔晓微”亲热,他便没了兴致。每当这时,孔晓微总是眼圈红红的,李风不停地道歉说“对不起”,可是下一次的结果依旧是“对不起”。

  孔晓微有一种预感,她和李风已经不可能复合。果然不出所料,2012年12月底,李风以公司外派学习为由去了韩国。临行前他说:“让我们再给彼此一些空间和时间吧。如果遇到合适的人,希望你能把握住机会。”言外之意是,他不能接受她。

  同事、朋友乃至客户们异样的眼光,让孔晓微躲在家里羞于见人。长期的忧郁压抑导致失眠和头晕,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甚至动不动就对俊俊施以拳脚。妈妈的巨大改变让俊俊惊恐不已,他重新变得胆小自闭。有一次,孔晓微甚至拿起一把水果刀要割掉儿子的耳朵,俊俊吓得大哭,幸亏被邻居及时制止。随后,家人将孔晓微送到医院,精神病科专家的结论是,她患有精神障碍,需要长期服药并定期复查。

  赵东旭原本是爱孔晓微的,但却因爱生恨,并用极其变态的方式毁掉了一个优秀的女人及其家庭。如此卑劣的行径,不仅应该受到道德法庭的审判和制裁,孔晓微及其家人,更应拿起法律的武器向施害者讨回公道与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