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裁员引发的惊天血案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14 09:19

  下属之妻原是初恋

  宜昌市某大型国企副总欧明则今年49岁,出身农村。他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1991年调入宜昌市某大型国企做项目经理。2003年,他升任为集团主管工程的副总。

  欧明则事业坦途,家庭却并不如意。妻子刘云酷爱赌博,家里的积蓄几乎被她盘弄得所剩无几。女儿上高中寄宿后,欧明则便与妻子分房而睡。

  2010年5月13日,集团接待了一批贵州省前来考察的同行。座谈会上,技术人员李东明的发言引起了主持会议的欧明则和贵州同行的阵阵掌声。李东明,今年45岁,江汉大学毕业,进集团已有20年。之前一直在基层工作,2007年2月刚刚调入欧明则的部门做技术指导。

  下午6点左右,李东明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回家,突然接到办公室秘书的电话,让他下班后和欧总陪贵州来的几名同行吃饭。当天的气氛很融洽,欧明则也很高兴,一连和李东明喝了好几杯酒。而在此之前,李东明进部里几个月了,还从未像今晚这样和欧明则近距离地交流过。

  从那以后,欧明则常把李东明叫到办公室聊会儿天,有时还下几局象棋。但出于尊重,双方都没有深谈对方的家庭情况。李东明只告诉过欧明则,他的妻子是一名中学教师。

  2011年春节前夕,集团举行联欢活动,部里很多员工都带上了家属。当主持人介绍欧明则上台讲话时,陪李东明坐在第二排位置上的妻子王月突然满脸惊愕,双眼失神地盯着欧明则;而欧明则走下台时,也发现了正注视着自己的王月,他也愣住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当晚,活动进行到舞会时,欧明则走到李东明身边说:“李工,我能请你爱人跳支舞吗?”

  李东明笑着说:“可以,当然可以!”

  但王月似乎有点不自然,她犹豫了一下,才起身跟随欧明则走进了舞池。

  舞会的场面很热闹,没有人注意到欧明则和王月的对话——

  欧明则有些激动地说道:“小月,真的是你吗?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再看到你啊!”

  而此时王月的眼眶都红了,半晌,她才声音颤抖地说:“我刚才也以为是在做梦呢!平常只听老李说单位有个欧总待他不错。没想到竟然是你啊!”

  原来,王月和欧明则曾经是大学恋人,王月读化学专业。一次学生会组织搞活动,同样喜欢表演的他们分别扮演了刁得一和阿庆嫂,之后就发展为恋爱关系。

  毕业后,欧明则被分到了监利县路桥工程队当技术员,长年都跟随工程队在野外工作。而王月则在父母的帮助下进入宜昌市图书馆工作。一年后,又调入宜昌一所中学当了一名教师。

  王月的父母嫌欧明则是农村家庭出身,工作地点偏远艰苦,坚决反对女儿与欧明则交往。在父母的干预下,性格温婉的王月也渐渐失去了勇气。一年后,父母托人给王月介绍了李东明,双方家庭条件相当,加之李东明长得高大帅气,王月在他的猛烈追求下敞开了心扉。

  而欧明则直到毕业后的第四年才凭借自己的努力调回宜昌市。由于和王月中断了通信,王月又更换了工作单位,欧明则不得不找到王月的父母家打听其下落。王月的母亲告诉欧明则,王月已经远嫁到广东,早就离开了宜昌,让他永远死了这份心。这个消息让欧明则遭受重创,心情郁闷了很久。

  在对感情绝望之下,欧明则草草与市园林局的大龄女孩刘云结了婚。没想到事隔多年后,欧明则竟然以这种方式获得了初恋情人的信息!

  激情过后欲罢不能

  当天舞会过后,欧明则主动和王月约好了次日的见面地点。第二天中午,王月专门向学校请假,在一家咖啡厅和欧明则见了面。

  欧明则说:“小月,过了这么多年,岁月都不曾在你脸上留下过痕迹,反而更增添了几分风采和魅力!”

  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都一把年纪了,哪还有什么魅力!”她顿了顿道:“不过,你的变化可真有些大,头发都白了一半了!”

  欧明则听罢,神情不无伤感:“人们常说,错过了一个人,很可能就错过了一生。我已经越来越体会到这句话的滋味。自从错过你之后,我几乎就没有真正地快乐过。婚姻形同虚设,只能把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感觉到孤独。还好,你突然出现了……”看到欧明则孩子般的表情,王月的眼睛有些湿润,甚至有些愧疚当初自己没有坚守爱情。

  此后,两人瞒着李东明又见过三次面。欧明则还带着王月一起到钱柜饶有兴致地合唱了《沙家浜》中的多个片段。碍于李东明的关系,两人不可能时常见面。为此,欧明则很无奈,并开始对李东明产生了一种嫉妒和排斥。

  李东明也发现欧明则对他的态度有了转变。欧明则不仅不再找他聊天、吃饭了,就连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4月底,集团准备在“五一”劳动节期间表彰一批先进职工。部门申报的表彰名单其中就有李东明,这也是部门通过民主选举决定的。可最后表彰决定下来后,李东明的名字,却被另一个年轻人取代了。

  后来有一名同事告诉李东明,是欧明则亲自打电话,将他的名字换掉了,理由是他年纪大了,而且也得到过很多奖励,应该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听到这个消息,李东明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李东明是一个从不把烦恼带回家的人,所以欧明则对丈夫态度的转变,王月也一直不知道。有时王月故意问李东明,老总最近对他如何时,李东明还连声说:“不错,不错!”

  5月20日,欧明则早上刚上班,就打电话约王月晚上一起吃饭。王月本不想去,因为女儿李娇即将高考了,她想把更多心思花在孩子身上。这些日子以来,欧明则与她过于频繁的联系让她感到身心疲惫。

  欧明则在电话里说:“今天是我过生日,你还记得吗?”王月仔细一回忆,当天确实是他的生日,于是推辞的话又咽了下去。下班后,她直接前往酒店的豪华包房里与欧明则约会。

  当天,欧明则心情大好,要了两瓶红酒开怀畅饮。王月不胜酒力,很快就喝醉了。等她醒来已是凌晨两点,她发现自己和欧明则一丝不挂地躺在酒店的客房里,吓得大叫了一声。欧明则惊醒后,有些愧疚地说:“小月,对不起,我实在太想你了!这么多年了,我好多次做梦都和你在一起啊!”

  王月哭了很久,一句话都不说。最后,她神情黯然地说:“今天的事,请你不要告诉别人,更不能让李东明知道!”

  欧明则说:“小月,你离婚吧!自从再遇到你后,我整天心神不宁。这些年,我和妻子之间毫无幸福可言!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现在就去离婚!再说,李东明他有什么比我强啊!”

  一听欧明则提到李东明,王月更加坚决地说:“我和你之间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我们都是中年人了,走每一步都要谨慎。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往来了!”看到欧明则还想劝说,王月不顾他的阻拦,离开了酒店。

  夜里回家后,李东明追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疲惫的王月应付了几句后,就沉沉睡去了。李东明一个人到客厅,抽了好几支闷烟,又不能惊扰女儿休息,因此只得将疑问和怨气忍了下去。

  当晚,王月意识到,事隔这么多年,自己和欧明则早已不可能再找回当初的那种纯真感情,而欧明则由于情感上的缺失,对她表现得过于热烈和投入,这让她感到后怕。多年来李东明对她很好,即将考大学的女儿聪明懂事,这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她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啊!

  想到这些,王月心事重重,觉得自己应该对丈夫坦陈她和欧明则曾经的关系。可现在发生了这种事,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告诉丈夫呢?更何况丈夫还是欧明则的下属。

  这件事过后,欧明则给王月打了不少电话,可王月却更换了手机号码,下决心不再和欧明则纠缠。欧明则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他逐渐把这种失落和怨恨转嫁到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李东明身上……

  2011年6月初一天,欧明则把李东明叫到办公室,说他核算的一组数据出了错,劈头盖脸地一顿批评。李东明很憋火,工作至今,他从未在工作上被上司这样狠狠地批评过。他大声说道:“欧总,我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说!”

  结果当天,两人在办公室吵得很凶,最后还是一些老同志出面才将他们拉开。李东明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哪里得罪了欧明则?

  裁员引发惊天血案

  2011年6月中旬,集团因为人力资源过剩准备裁掉一批员工。但公司通知很明确,所裁对象主要是公司各部门聘请的那些技术性不强的岗位人员。

  事情出乎意外。6月底,李东明接到人事部门通知,得知自己被裁了!书面理由是他在工作中多次发生失误,给公司带来严重损失,甚至还影响到公司团结等等。公司在给他24个月的工资补偿金后,通知他不用再来上班了。

  6月30日晚,当王月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感到极其震惊和愤怒。她当着丈夫的面,脱口而出:“欧明则,你太过分了!我当初真是看错你了!”

  李东明被妻子的话惊呆了,半天他才问道:“你认识欧明则?你怎么认识他啊?”

  事已至此,王月知道再也无法隐瞒丈夫了,于是只好哭着说了她和欧明则所发生的前前后后。

  当听到欧明则将妻子带到酒店幽会时,李东明再也忍不住了。这个多年来从未对妻子动过手的男人,气急之下一扬手给了王月一耳光:“你竟然背着我和姓欧的做出这种事!”

  王月手捂着脸,跑进卧室扑在床上痛哭不止。女儿回家后,看到父母吵得很凶,也吓得哭了起来。女儿一哭,夫妻同时冷静下来。多年来,这个幸福的家庭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眼前的情景让王月首先反应过来,她对女儿说:“你爸爸下岗了,他心情不好!”妻子给女儿的解释,也让李东明的怒气消了一大半……

  夜里,王月轻声说:“我明天亲自去找那个姓欧的,让他恢复你的工作!”李东明没好气地说:“你不要再掺和进来了!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

  第二天,李东明找到欧明则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你这样不明不白地让我下岗,分明是借你和王月的事整我,你凭什么把我裁掉!”

  欧明则听他说破这件事,不禁冷笑了一下说:“我们是企业,我有这个权力让你下岗!”

  最后,李东明气愤地说:“姓欧的,你自己这么多年有家庭却不知道珍惜,还拿多年前的事来折磨自己,真是白活了!”两人大吵一番后,又是不欢而散。

  7月10日,李东明没跟王月商量,借给弟弟十万块钱,此事让王月很不高兴,夫妻俩发生了争吵。吵完后,王月非常伤心,提出要回娘家住一段时间。李东明说:“你是不是又想借口回娘家和姓欧的幽会?”

  王月一听他又提那件事,哭泣着说:“你们男人为什么总忘不了这种事情!你如果有本事,自己找姓欧的去,别冲我发火!”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李东明,在那一瞬间,这个几十年踏踏实实的好男人觉得自己十分窝囊,被上司戴了绿帽子,还被整得连工作都丢了,想来想去,李东明一拳擂在墙上,大骂道:“欧明则,你这个王八蛋,我绝不会放过你!”

  第二天一大早,李东明就阴沉着脸出去了。他去一家五金店买了一把中号砍刀藏在身上,他打算再去找欧明则最后谈一次,如果对方不给他恢复工作,就让他尝尝厉害。当晚,李东明悄悄来到单位外面,他知道白天单位人多,自己独自一人肯定不可能找欧的麻烦。

  凌晨一点,他终于看到除了欧明则的办公室亮灯外,别人全部走了。李东明用自己偷配的办公室钥匙,悄悄进入到欧明则办公室外面。他敲开门后,欧明则一见是他,既惊讶又不耐烦地说:“你都不是我们这的人了,你还来干什么!”

  李东明强忍怒火,不紧不慢地说:“我睡不着,来找你谈谈恢复工作的事!”欧明则一听,更加不耐烦:“李东明,我明确告诉你,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你就别想再回来上班!”

  欧明则的话终于彻底激怒了李东明,盛怒之下,他突然抽出藏在衣服里的砍刀,对着欧明则的头部就是一顿乱砍,边砍边大吼道:“你这个混蛋,就因为一个女人,你就这样报复我,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让我下岗,我去哪里找工作?我老婆孩子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你想把我往死里整,我也让你活不成!”

  砍了十几刀后,满身是血的李东明终于累得瘫软在地上。血案很快惊动了大楼里的值班人员,后者很快拔打了110……

  报了警后,李东明又打电话给妻子王月,有气无力地说:“我把他砍死了,也帮你报了仇!以后女儿和父母就靠你养了!”

  王月犹如五雷轰顶,等她连夜赶到公安局时,李东明已经向警方全部承认了自己所犯的罪行。王月哭得差点晕了过去,她反反复复地对丈夫说:“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这样做不值啊!”

  此案在宜昌当地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给三方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特别是李东明的女儿刚参加完高考,正在等待录取通知书,家中遭此巨变,给她的打击是何其惨重!

  在看守所里,已经七十多岁的李东明的父亲痛心疾首地骂儿子说:“你做事怎么还像孩子那么冲动?你十几年的书真是白读了啊!”李东明向父母忏悔说:“爸、妈,儿子太糊涂了……”

  此事在集团内部更是引发了一场地震,许多同行在得知此事经过后,无不为欧明则和李东明这两个在事业上都很优秀的男人感到惋惜。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