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婆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6 15:20

    黄婆婆,黄婆婆,

    教我纱,教我布,

    二只筒子,两匹布。

    这是流传在上海地区的一首民谣。几个世纪以来,它像一座无形的碑,铭刻着一位平凡而伟大的中国女性的光辉业绩;它像一团熊熊的火,温暖着 无数勇于追求自由美好生活的黎民百姓的心。民谣中歌颂的黄婆婆,就是中国古代纺织史上芳名永存的科学技术革新家黄道婆。

    关于黄道婆,在我国正统观念的正史中,竟没有一鳞半爪的记载,所以,有关她的生卒年代和详细身世,已无法查考,只能从民间传说和一些零星材料中,得知一个大概。

    黄道婆出生在南宋末年那多灾多难的时代。战乱、灾荒、苛捐杂税,把美丽富庶的江南变成了人间地狱。黄道婆的家乡松江府乌泥泾镇(今上海县龙华镇),土地贫瘠,粮谷短缺,百姓更是难以度日,不少人都靠种植棉花、纺线织布勉强糊口。

    一天黄昏,18岁的童养媳黄道婆像5年来的每一日那样,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从田里回来,匆匆吃了几口稀饭,赶紧坐到织布机旁织起布来。“哐当、哐当”,单调的机抒声,伴着她孤独的身影,度过那漫漫长夜。织着织着,眼皮不由自主地粘在一起,“哐当”声听不到了。突然,“啪啪”一阵毒打,黄道婆猛地一个激灵,睁眼一看,又是丈夫那副凶神恶煞般的嘴脸:“好你个懒虫!我让你偷懒!我让你偷懒!”丈夫手捏竹棒,一边骂,一边不住地抽打她。过了一阵子,似乎是打累了,这才把童养媳锁在柴房,自己回屋睡觉去了。

    皎洁的月光,从窗棂射进来,照着柴堆上可怜的姑娘那满是泪痕的脸庞。

    5年了啊,两千个日日夜夜,她就是这么煎熬过来的。公婆恶毒苛刻不说,丈夫更是蛮横霸道。没有一丝温情,没有一点乐趣,这样的日子,还怎么过?姑娘抚摸着身上的伤,想一阵,哭一阵。蓦然,“喔喔喔”,传来雄鸡的啼声。“不,我要逃!”她挣扎着爬起来,在柴屋顶上掏了个洞,轻轻钻了出去,向着曙光初露的方向,不住气地跑,跑……

    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波涛汹涌。一艘海船飞驶向中国南部边陲。船舱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瘦骨伶仃的村姑,她就是逃离虎口的黄道婆。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天的颠簸,海船终于在海南岛南端的崖州(今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崖县)靠了岸。从此,黄道婆就在这片草木繁茂、海天宜人的热带土地上,开始了她不平凡的生活。

    当时的海南岛,是黎族同胞聚居的地区,棉织业十分发达,生产的棉织品种类繁多,织工精细,色彩艳丽,在全国首屈一指。仅作为“贡品”向皇宫进献的各类棉布就有20多种。相比起来,内地虽早在30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相当精美的丝织品,但棉纺织业却发展比较晚。棉花产量不高,布匹质量低劣,还不能成为人们的主要衣着来源。从小就在织布机旁长大的黄道婆,惊喜地发现,当地人的棉纺织技术是那样的精湛,当地劳动人民又是那样的质朴善良。在他们中间,她没有丝毫外乡人的感觉,很快就克服了言语不通、习俗不同的种种不便,融进了这个温馨的大家庭中。

    在家乡,棉籽是用手一粒粒往外剥,而这里,却是用一根铁杖往外碾, 一次就能碾出许多来;在家乡,弹棉花的弓只有尺把长,而且用线做弓弦,又慢又累人,这里的弹弓却足足有四尺长,弓弦还是用麻绳做成的,一弹就是一大片;在家乡,手摇纺车一次只能纺一根纱,这里的脚踏纺车,可以同时纺三根纱;在家乡,织布机只能织出一色的白粗布,这里的织布机却既能套色,又能提花……这些精巧的工具和技艺,使黄道婆感触颇深,求知欲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旺盛。她在黎族同胞的悉心传授下,白天学,夜里练,很快就熟悉和掌握了各道制棉、织布的工序,同时,她又在操作过程中融进了家 乡织布技术的长处,使自己的技艺长进更快,逐渐成了当地出名的纺织能手。

    月圆月缺,斗转星移,不知不觉中,黄道婆已在边陲度过了20多个春秋。这20多年中,内地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公元1279年,元朝取代南宋政权,统一了全国。然而,不论上层统治集团如何改朝换代,老百姓受苦受难的命运却始终没有变化。在黄道婆的故乡,人们依然劳碌终年却难以温饱,棉纺织技术依然十分原始落后。

    20多年的岁月,也在黄道婆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那眼角的鱼尾纹中,记载着她的辛劳,也铭刻着她对故乡的一往情深。常言道:“叶落归根。”进入中年的黄道婆,思乡之情与日俱增,终于,在黎族乡亲们的一片祝福声中,她身背纺织工具,踏上了北归的海船……

    黄道婆迈着依然轻盈的脚步,走在通往乌泥泾的碎石小路上。家乡的泥土散发出特有的清香,迎接了远归的女儿。回到阔别多年的父老乡亲当中的黄道婆,生命中仿佛灌注了新的活力。她没日没夜地致力于棉纺织技艺的改造与革新,不仅把自己在海南学得的先进生产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故乡人民,而且还结合当地实际情况,系统地改进了从轧籽、弹花到纺纱、织布的全部生产工序,创造了一套新型的纺织工具,使当地的棉纺技术有了相当大的改进。比如经过她反复试验研制出的三?式(三个纺碇)脚踏纺车,就被视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纺织工具。它的出现,有力地证明了我国古代棉纺织技术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而且也向全世界宣布,黄道婆在国际棉纺织史上理应占有一席之地。

    回到故乡后的几年中,黄道婆没来得及欣赏江南的秀丽景色,也没来得及和亲朋好友叙旧聊天。在纺车和织机的“轧轧”声中,她度过了自己一生的最后岁月。她去世后,当地人民自动集资,公祭三日,以表达对这位无私无畏、勇于实践的伟大先驱者的深深悼念之情。

    在黄道婆离世后不久,松江一带就成为全国的棉纺织业中心,历数百年之久而不衰。松江棉布不仅深受国内人民欢迎,还远销欧美各地,为祖国赢得了很高的声誉。可以毫不夸张地讲,黄道婆为开拓我国棉纺织业的广阔天地,为棉布衣衫在华夏大地的普及,为百姓送去温暖和美化生活做出了无私的贡献,她无愧于是劳动人民勤劳聪慧的女儿。